赵明维权网  >> 议案说法 >> 被骗动迁补偿款岂能推责户籍管理?         【阅读:125次】【评论】【打印】【关闭

被骗动迁补偿款岂能推责户籍管理?

发表日期:2017年/09月/29日 05:02:15 PM

【浏览次数:126】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被骗动迁补偿款岂能推责户籍管理

政策设计有弊端,兑付环节藏祸机!

关于瓦房店市公安局部分警察因三台工业

动迁户口问题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异议

 

        瓦房店出大事了,曾经一向被认为是抓人的警察被抓了!  

      这不是秘密,用不着藏掩遮蔽,但实情远没有街谈巷议、道听途说那么那么离奇、离谱!虽然的确有这回事,但是具体情节并非像有些人说的那些事!

      近年以来,随着全党全国反腐败斗争的扩展和深入,尤其是今年春天中央第三巡视组对辽宁省开展了巡视“回头看”以来,关于瓦房店时任领导滥用权力,违反政治纪律、行政纪律、组织原则和经济规律,违反相关土地管理法规,擅自决定开发三台子工业区,造成“耗资数十亿,毁良田万亩,害平民万人”的严重祸国殃民事件,引起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和社会的广泛关切,由此,也牵出了三台工业区户口管理这一与动迁补偿相关联的敏感问题。

      从2016年年初开始,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对瓦房店市公安局关于三台动迁区户籍管理工作,依法进行了执法监督,并立案进行侦讯。截止目前,已经依法对至少四名民警采取了强制措施。案件还在侦办中,未来走向虽然尚不明晰,但如此大动作、重力度的行动,足以产生震撼。无疑对于规范公安行政执法行为,提高公安民警的法制观念和促进公安队伍的法制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并且不乏有人提出“亟待警惕对‘执法者执法’的随意性和偏向性”,以防止给公安工作带来不应有的负面影响!

      鉴于这一事件涉及到公安民警在工作中如何处理地方政府的“土政策”与国家法律法规相冲突时的执法原则,涉及政府机关的威信和公安队伍形象,关系到社会舆论对公安机关形象和政府威信的认识和评价,以及维护民警合法利益、理顺和鼓舞民警士气问题,因此引起社会的关注和关切是理所当然的!

      关于围绕三台工业区违法行政、非法毁地事件,我曾配合有关部门进行过实地调查,并且以独立的自然人身份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形成了相对客观的意见,似可以“准知情者”的身份,交流对这个问题意见。

      首先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人并非对已经查明涉嫌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的警队中个别人说长道短,而是仅就警察在工作中正常履职执法时,在面对下级“土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的执法原则问题阐述意见。以期引发民警对执法中遭遇上位法与下位法、甚或于违法行政的“土政策”相冲突时,该如何提高端正执法理念、确定坐标、摆正关系的认识和重视。至于个别民警在履职执法中的个人行为因素导致的并非“工作问题”,甚至是执法犯法、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渎职犯罪,那就应当另当别论,而是咎由自取?自负其责,自当依法论处。

      

      一、瓦房店市政府冻结户口文件何以对抗上位法规?

      据我所知,瓦房店市公安局对户籍管理工作一直是在大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长期、一贯的管理模式和程序是:户口的冻结、各项户籍政策的改变等等,无不严格遵从治安支队的指示。但是这一情况在瓦房店市三台工业区动迁时,遭到挑战和破坏。在2010年4月27日,瓦房店市政府在未经呈报大连市政府并未与治安支队协调的情况下,违反行政程序和行政纪律,擅自下发了其中要求对的三台乡部分村户口进行冻结的《关于沿海经济区和沿海控制建设区域有关问题的通知》文件。制发这个文件也许初衷情有可原,但是程序严重与现行的行政法规悖逆,被指属于越权违法行政。事后证明,由于该区域的建设大面积损毁基本农田,并且没有依法依规履行相应的审批程序和手续,该文件一直遭到当地群众的强烈抵制,从而引起多起群访事件。由于上访群众对包括但不限于户口问题在内的一些问题向公安局机关施压,欲提起行政诉讼,质疑地方政府“土政策”的效力,要求不得违法现行法规而损害群众利益,不应当执行政府违法行政的决策。就此,瓦房店市公安局的户籍管理工作,经研究、协调上级主管部门,依法坚持遵循既定的工作原则和程序,这就是地方公安机关未能坚持执行当地政府“土政策”的背景。

 

      二、民警依法履职执行国家户籍管理政策涉嫌犯罪?

      据了解,瓦房店市公安局针对当时情况也曾谨慎地执行瓦房店市政府文件。一方面,要求执行瓦房店市政府的文件,另一方面,对于上访强烈的人员及有特殊原因未能在前期办理户口的人员,要求三台派出所区别对待,按原政策执行。从本质说,在大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领导下,依法执行户籍管理规定是民警的职责所在,而执行瓦房店市政府的该份文件,就是涉嫌滥用职权。其实,也只有这种方式才是符合行政法的冲突解决原则。此为依法突破瓦房店市“土政策”不合理要求的实际情况,虽然坚持了依法行政,避免了与群众正当诉求的矛盾、对立,避免了对簿公堂、输了行政诉讼的的尴尬,但是现在却被定性和指控为渎职类案件而予以追责。有的同志率直地表示:“三台户口问题确实牵动广大干警的心。一个户口的审批自下而上层层把关,行政办理又是合情合理(不包括利用行政审批捞取好处的)现在追究滥用职权怎么都觉得别扭!”令人不无忧虑的是,地方政府这种“坐地为大”“一方独尊”“一言九鼎”的现象,一旦形成定势、演化为常态,势必让警务工作无所适从,会给公安工作造成巨大妨害。

 

      三、关于此次“涉事警察”处理应何去何从?  

      首先,追究渎职类案件,应该以审查程序违法为原则。程序违法了造成严重后果,当然应该追究责任,而对于实体违法的问题,应该谨慎对待。我们知道,在刑事案件中,既有程序法又有实体法,程序法是每个执行者都必须严格遵守的,不能有任何差错,一旦出现问题势必追究责任;而实体法的问题主要是由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机构来审核,最终由法官来做裁判,而且出现问题都是单位承担责任;而对于行政案件,当今情况是只有程序法,没有真正的实体法。所以民警可以做到的只有程序合法,至于实体合法合规问题,因为其包含着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规定、命令甚至口头传达的命令,内容包罗万象,涉及人民大众生活的各方面,也涉及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其政策性和专业性都非常强,我们民警现在的执法水平,还达不到对所有这些实体性问题都能做出正确判断的地步。正因为如此,公安行政工作实体内容的执行,往往是由组织和领导决定的。这其实也非常合乎情理,因为由组织和领导把关才能减少犯错。相应地,那么出了问题也应由组织和领导负责,怎么能转嫁到民警个人头上呢!如果检察机关非要追究此种问题的刑事责任,其结果不仅仅是我们一些民警个人遭遇灭顶之灾,它也将会使公安工作遭受整体“内伤”。如果此风渐长,势必贻害无穷,稍有理智之人谁还敢做公安工作!其实,瓦房店公安局的现状已经印证这一状况,而且正在弥漫!所以,针对三台的户口问题,应该先将其分类为程序上的问题和实体上的问题。对于程序上出现问题的,应该追究;而在实体上,针对户口类型理解的问题,如果程序合法,就不应追究个人的刑事责任。当然,如果个别民警利用管理户口的职权捞好处,搞小“秋收”,涉嫌徇私枉法、贿赂渎职等犯罪,那是另当别论!从“矫枉必须过正”的通则来认识问题,甚至“格杀勿论”也不为过!

      其次,即使民警行为确有过失,那也不涉及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刑法397条规定的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都是以造成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重大损失结果为条件的,其中的重大损失是直接损失而非间接损失。《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附则第(四)对此已经明确规定并且强调“本规定中的‘直接经济损失’,是指与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而造成的财产损毁、减少的实际价值;‘间接经济损失’,是指由直接经济损失引起和牵连的其他损失,包括失去的在正常情况下可以获得的利益和为恢复正常的管理活动或者挽回所造成的损失所支付的各种开支、费用等。”根据国家动迁补偿的相关法律,农村的动迁补偿是以是否具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为主要或唯一特征,其与户口政策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而户口政策也没有相关涉及动迁补偿的问题!由此可见,瓦房店政府在制定地方“土政策”时,规定了以户口“为特征、为标志、为重点”的“顶层设计”本身就是错误而不可操作的!因此,如果说有动迁补偿款的损失的话,那与户口之间最多也只能是一种间接的损失,而不可能是直接的损失。所以,三台的户口的问题不可能涉及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犯罪,如果因此将我们的民警定罪,而真正造成直接损失的人员却逍遥法外,那是滥用法律,是偏向执法,是对法律的亵渎!这个问题,领导完全有必要找法律专家进行论证。

      我个人认为,在瓦房店三台工业区,因动迁补偿造成政府财政资金流失,其罪责不在于公安机关在办理户口问题上不遵照当地政府的“土政策”,而在于当地政府的“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在没有搞清县一级政府无权制定和国家法律法规对抗的相关“决策”的权力,没有搞清补偿必须以“当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性质”的实际情况为准,而不是以户口迁移为标志的情况下,个别人就妄自尊大、滥用权力、滥定政策,并由此造成灾难性的损失。本来地方政府就没有权力制定与上位法和上级政策对立的“土政策”,但是在瓦房店市就越权、冒昧的制定了,就必定造成政策冲突。更何况,政府序列一些负责动迁补偿政策的制定和补偿政策落实,尤其是有权“签批”和具体“兑付”的责任者,是他们在实际“操作”暗藏“祸机”,瓦房店政府这些相应的责任人,才是法律应该追究的对象!但是,一些人却反而嫁祸警方的户籍管理。试问,一个公职人员完全可以具有当地户口身份,但是他不是“当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性质” ,动迁补偿会有这些人吗?因此,若要追究在动迁补偿问题上给政府造成损失的责任,其主要对象不应当是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而应当是瓦房店市政府的决策者和执行补偿兑付的“责任者”。也就是说,对于这个问题的追责,应当是包括但是不限于警方!

      地方政府 “土政策”不应当对抗国家法律、法规,瓦房店市三台动迁事件因户口问题 “抓警察”另有隐情。被骗动迁补偿款绝不应该推责户籍管理!政策设计有弊端,兑付环节藏祸机,瓦房店政府责无旁贷、难辞其咎,应当彻查深究!(战士)

 

]]>

【阅读:125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议案说法专题·相关链接
·被骗动迁补偿款岂能推责户籍管理? (09/29)
·时评:官员野蛮拆迁被追刑责具积极意义 (05/10)
·★议案说法:“做了好事却吃亏”的非法律困惑 (09/16)
·读报感言:亦悲亦喜亦祈愿 (03/28)
·发丧又出丧 醉酒驾车酿惨祸  执法竟违法 擅权渎职办假案 (08/11)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