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维权征援 >> 来信照登:我的房子哪去了?         【阅读:4258次】【评论】【打印】【关闭

来信照登:我的房子哪去了?

发表日期:2010年/03月/18日 06:36:07 PM

【浏览次数:4259】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早已执行完毕 又做枉法裁判

 我的房子哪去了?

  我叫尹希利,系普兰店市赞子河乡尹大汽车承包人,兼营石矿。有一个叫邵奎炀的当事人因欠我单位石料款,为此我方于1997年诉至金州区法院,区法院作出了(1997)金经初字781号民事判决书。我方在判决书生效后,申请区法院强制执行。当时负责执行的法官叫杨景华,在他的主持下双方达成了协议:邵把在豪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松苑小区9号1-7-3号,面积为59.93平方米的住宅房抵顶我方,杨法官亲自去豪成审查其真实性,经确认后进行了交接,并同我方一起把该房的门锁换掉。

  由于当年该建筑没有土地批文,房产部门不给办理房照,此房一直闲置(注:据金州区信访工作人员讲:此事于2001年就有四百多位房主集体上访)。直到2007年下半年,金州区政府才批准给此地办房照。而我方到有关部门欲办理相关手续后,才知道此房已被办到一女子刘海芳名下。奇怪的是,1999年豪成公司就解体了,2004年执照就已经被吊销了,而刘海芳竟能在2007年开出2004年的发票,并且用伪造的发票竟能办出房照!无奈,我方只得到金州区法院确权,并将本案所有实际情况分别找到院长陈洪涛和书记兼主管院长王远令反映。请求他们关注此案“早已执行完毕,又做枉法裁判”的事实,纠正错误,以免闹出笑话,造成我方财产流失。但院长陈洪涛回避法院的错误事实,只说了一句“一房两卖”试图推脱责任。主管院长只好说:“错了有国家赔偿”。由于院领导持有此种错误态度,所以法院孙永召法官对我们提出对方伪造购房发票的事实根本不查,竟说发票与本案无关,并作出了(2008)金民初字63号民事判决,驳回了我方诉讼请求,竟把我房子判给了刘海芳;我方上诉,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做出了(2009)大民二终字14号判决,维持了金州区法院的错误判决,造成了该房本来已经本级法院执行,却又自我否定荒唐地判归刘海芳所有。由此而来,而我方在1997年就通过金州区法院执行来的,已经过了十来年的房子就这样不可思议的没有了。但是,两级法院均认为,因金州区法院执行法官杨景华,在执行此案过程中结案材料缺少一份执行裁定,才造成现在这种后果,应属金州区法院执行程序错误所致。

  我方认为:之所以造成我方房屋流失后果,实属金州区法院在执行中的程序错误所致,故这笔损失必须由金州区法院来赔偿才对,只有这样才算公平。为此,我方只得到大连市中法进行赔偿确认,而中院却置事实与法律于不顾,在2009年10月13日送达的裁定书中裁定:对确认申请人普兰店市赞子河乡大尹汽车队提出的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执行行为违法不予确认。

  这就令人大惑不解了:本来金州区法院把在1997年就执行给我们的房子,没有查清事实又判给刘海芳就是错误的。就金州区两份法律文书自相矛盾问题,我们找市中院给予裁判,比对究竟哪份是错误的。但中院书面答复是:金州区法院在1997年执行给我们的房子不违法,法院把房子判给刘海芳也对。那么到底是谁错了?既然法院判得都对,金州法院把我的房子弄哪去了?这不是天大笑话吗?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反正横竖我房子是被金州法院这两份判决整丢了,我不找金州区法院赔找谁赔?难道我们要回本属于我们的房子错了吗?

  金州区法院上下这种工作态度,办案闹出这么多笑话,上访率能不高吗?

  请求领导能够予以关注、重视,以务实的态度解决这一问题,更好地促进社会公正和谐

                       当事人:尹希利

                       电  话:39312098    13942037528

                        

 

 

]]>

【阅读:4258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维权征援专题·相关链接
·瓦房店复州八里村亿元惠农资金被挪用 (10/05)
·关于对周某在戒毒所发病死亡的质疑征援书 (08/24)
·瓦房店 一位被丢失档案上访女工的血泪控诉  (08/22)
·来信照登:我的房子哪去了? (03/18)
·来信照登:大连市旅顺口区长城街道李家村村民联合实名举报 (03/11)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