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议案说法 >> 读报感言:亦悲亦喜亦祈愿         【阅读:3633次】【评论】【打印】【关闭

读报感言:亦悲亦喜亦祈愿

发表日期:2007年/03月/28日 05:38:46 PM

【浏览次数:3634】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读报感言:亦悲亦喜亦祈愿

                       ——读3月20日人民日报记者调查感言

  随着政治文明建设步伐的加快,关于“民告官”的消息便不断见诸报端。不仅诉讼的绝对数上升,而且胜诉的比例也非常高。这不仅说明了我国法制建设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果,同时也说明了我们人民主人翁意识的增强和社会政治地位的提高。但尽管如此,事实上民告官谈何容易!

  在所有的民告官的案例中,3月20日人民日报刊载的吉林省公主岭市交警大队刘继才的案例,令人耳目一新。

  身为公主岭市交警大队大队长的刘继才出于无奈,“大水冲倒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一举把自己的顶头上司告到了中共中央的机关报,“揭开了疮疤让人看”,引起了社会舆论的一派热评。

  启动司法程序,告到法院寻求正义的是告;投书媒体实施舆论监督的,也是告。民告官,这在我国民主法制建设不断提速的今天,已不算稀奇。但是,身为人民警察却状告公安机关,似乎是“官告官”, 应属“大逆不道”,令人诧然。其实,刘继才是以自然人身份来履行公民社会职责的。以其个体对群体、以弱势对强势的本质意义和属性特征来看,刘继才依然是“民”。但是,毕竟由于他的特殊身份和社会地位,它的新闻价值和社会意义,就不能不令人另眼相待。不知别人如何,本人对此的反应是不禁悲从中来,喜从中来。悲喜交加,不吐不快!

  一个交警大队长,竟然状告公安局,似有儿子告老子之嫌。何至于此?似有苦衷,必有蹊跷。公主岭市公安局的警察乱罚款,利益集团化,违纪公开化,严重损害了群众利益,破坏了警民关系,损害了政府形象。问题突出,反映强烈,后果严重,社会影响坏,群众意见大,媒体批评多,持续时间长达数月经年,却在党中央的三令五申严禁的大气候下,在群众的强烈声讨声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周而复始,让群众看不到一点希望,难道不是可恶复可悲的吗?

  把一个清规戒律多多的在职警察,一个头戴乌纱的基层领导“逼上”投书告状的“梁山”,足以见出基层的不和谐因素是多么严重啊!

  令人悲哀之处这就来了。据了解,党中央、国务院早就三令五申严禁乱收费,而公主岭市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有恃无恐,滥罚无辜。公权被滥用,警察成路霸。尽管群众怨声载道,哪怕同志意见纷纷,仍然一“罚”而不可收,终于东窗事发。

  是对政策规定吃不透、记不清、搞不准吗?是公安机关经费困难、揭不开锅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也许开脱和搪塞理由是多种多样的,但是政务不公开,监督没有力、导致政令不畅、甚或违法行政是一个主要的原因。再深究下去,有没有“老子天下第一”的封建割踞的思想在作怪?同是顾全大局,他们却赋予另类含义。他们认为,全国有全国的大局,地方有地方的大局。在一些人的眼里,他们把地方的“大局”看得比全国的大局还重要。或者说,全国的大局再大也是小,地方的大局再小也是大。表面上把“和中央保持一致”的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可在实际上他们总好把地方政府当成中央政府,把地方党委甚至基层部门党委认为是中央常委。这种枉自尊大、独立王国式的封建思维,同胡锦涛主席倡导的建设和谐社会的理念,是多么的背道而驰啊!

  依法行政,是以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保证政令畅通是依法行政的前提。但在我国健全法制,强调法治的今天,中央政府的政令却在一些地方屡遭梗塞,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甚至分庭抗礼,这不能不说不是一种悲哀。

  还有更悲哀的,时至如今,事发地的公安机关的个别责任人不对狂收乱罚得款项流向追查,不接受惨痛教训,不仅不疼定思痛,反而“揣着明白装糊涂”,一面推脱责任,一面对揭发人耿耿入怀,……

  但悲哀之后更有欣喜。好在我们的人民如今不仅增强了法律意识,更提高了法律素质。人们已经开始习惯用法律、用政策去调整各种社会关系,用法律去检验政府和上级领导的行为,而不在乎个别人的倒行逆施。这是可喜的社会进步。

  在一个法治的国家里,公民之间,上下级之间,公民与政府之间,不管是启动司法程序对簿公堂,还是投书媒体寻求舆论监督,通过合法的程序解决问题,是正确和有效的途径,是理智的选择。有事找法院裁判,找媒体监督,是群众在遭遇不公平、不正义的社会矛盾时,是在困难条件下的正确选择,是群众民主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日益增强的表现,是对我国民主与法制建设有信心的表现。尤其当前,在现行交通管理体制政出多门、多头管理,交通领域的“三乱”屡禁不止的情况下,依靠法律至高无上的公正性、权威性、强制性,依靠党报强大的舆论监督作用,去解决那些久拖不决的民意民生问题,从而促进政府部门依法行政、化解社会不安定因素,难道不是令人欣喜的吗?

  但愿公主岭市公安机关以大局为重,知耻而勇,改过自新,纠歪风,顺民气,让公主岭不再是强盗山、鬼门关,为构筑和谐社会尽力。愿当地公安机关的形象因此而改善,党群关系、警民关系因此而密切,社会因此而安定团结。

  亦悲亦喜亦祈愿。公主岭市交警大队刘继才仗义执言,敢为人民一声呼,它的社会意义和留给我们的思考,都是深刻而悠远的。愿刘继才同志不受责难,平平安安。让我们以人民的名义去期盼、去呼唤。(陈默)


     相关链接:公主岭市公安局为什么敢乱罚款?

               姜伟 发布时间: 2007-03-25 光明网

  2007年3月20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吉林省公主岭市公安局警员刘继才,关于2006年2月以来,该局将罚款数额作为考核干警的重要依据,还规定将罚款的10%返还给个人,20%奖给执行罚款的单位,导致一些干警千方百计抓罚款,也有的因怕罚款数额小而被末位淘汰,就自己拿钱买罚款票据的知罚款等问题和记者的调查。
 对于乱罚款国家早已明令禁止。《公安部关于加强基层所队正规化建设的意见》也明确要求,不得向所队下达抓人、罚款和收费指标,切实减轻所队负担。公安部领导也曾强调,对下达罚款指标,私分、挪用执法办案暂扣款物,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要进行严肃处理。对此人们不仅要问,公主岭市公安局为什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首先是以施行绩效考评为名,行乱罚款之实。据记者调查,2006年2月,公主岭市公安局施行绩效考评制。考评方案详细规定了各警种的考评项目记分标准。《考评细则》中虽没有“每人要完成多少罚款”等文字,但特别强调纠违次数,罚了钱才算数。“主管局长每月召集交警中队领导开会,不问其他的,只问罚款数字。”实际上,给干警们“暗”下了罚款指标。局长王德清还直接把交警队的财务收归局里统一管理。不难看出公主岭市公安局实行的效绩考核,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效绩考核是假,罚款创收是真。即使,上边发现问题,也可心存侥幸,以效绩考核为由蒙混过关。
  其次是以自身财政困难为由,求得人们的谅解和同情。公主岭市公安局之所以出此高招,是出于自身存在的财政困难使然。正如局长王德清所说,去年2月,自己上任时面临三大难题:巨额债务、巨额开销、治安混乱。为了解决这三大难题,就得自己想办法。局长王德清的道白与其说是向人们道苦水,倒不如说是为自己组织乱罚款寻找理由,以求得人们的同情和谅解更为贴切。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该局一些领导政绩观的扭曲。他们可能认为,反正在自己任其内只要有钱花,就管不了那么多;虽然是乱罚款,但也没往自己腰包揣,上边查出来也不会将自己怎么样。正是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使乱罚款由偶然走向必然。
  再次是有了市主要领导的支持,使乱罚款成了可能。其实,公主岭市公安局敢于以效绩考核为由实施乱罚款,没有市委、市政府一些领导的默许和支持,恐怕借给他们两个胆,他们也末必敢做。记者在公主岭市采访时,市委主要领导还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公安局推行的绩效考评制度,核心是加强管理、提高办案效率,还是值得肯定的,至于罚款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内容,”就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真不知道这位市委主要领导是怎么想的,屁股做到哪边去了,乱罚款加重群众经济负担,群众最为痛恨,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关系执政为民,保持社会和谐的大问题。有了该市主要领导的如此态度,公安局乱罚款怎能不有恃无恐。
  公安机关是民主专政机关,代表的党和国家的形象,肩负保护社会稳定的责任,维护的是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必须要带头遵纪守法,否则,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将是灾难性的,公主岭市公安局领导和该市的个别主要领导该是认真反省的时候了。



]]>

【阅读:3633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议案说法专题·相关链接
·被骗动迁补偿款岂能推责户籍管理? (09/29)
·时评:官员野蛮拆迁被追刑责具积极意义 (05/10)
·★议案说法:“做了好事却吃亏”的非法律困惑 (09/16)
·读报感言:亦悲亦喜亦祈愿 (03/28)
·发丧又出丧 醉酒驾车酿惨祸  执法竟违法 擅权渎职办假案 (08/11)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