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维权纪录 >> ★《维权纪录》之十三:“湘女”急求助 万里遥相帮         【阅读:7424次】【评论】【打印】【关闭

★《维权纪录》之十三:“湘女”急求助 万里遥相帮

发表日期:2006年/03月/26日 05:54:05 AM

【浏览次数:7425】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维权纪录》之十三:“湘女”急求助 万里遥相帮

  2004年清明时节,春日融融。一封来自湖南岳麓山下女大学生的来信摆在案头。读后,不禁连连寒战,嗟叹不已。
信中写到:
   
  “我是湖南大学2001级的的一名“专升本”学生,我于1999年高考考入湖南省计算机高等专科学校(湖南省计算机高等专科学校2002年6月和湖南大学合并),99年9月—2001年7月就读湖南省计算机高等专科学校,两年内完成了专科两年所需修满的38门课程共83个学分;2001年9月考入湖南大学本科就读,2001年9月—2003年6月,两年内完成了本科阶段所需修满的28门课程99.5个学分,本科阶段的课程均一次性顺利通过取得学分。依据《湖南大学学籍管理规定》,四年制本科生修满180个学分即可毕业,我已经取得了182.5(83+99.5)学分,理应于2003年7月正常毕业。但是,由于湖南大学教务处怀疑我状告学校乱收费,对我实行打击报复,毕业8个多月了至今仍没拿到毕业证。

  从2001年9月考入湖南大学到现在为争取毕业证,这一路都走得非常艰辛,并且现在我仍然在为我的毕业证劳苦奔波。我写下这两年多来我在湖南大学求学的经历,600多天可怕的日日夜夜,希望湖南大学以后的“专升本”学生不会再受到我类似的遭遇!”

  接着,这名湖南大学2001级的的“专升本”学生陈斓在投诉信中又详细地叙述了因受怀疑是其告学校乱收费莫名其妙被开除学籍、事后清退了乱收费而又巧收了重修费、据理力争后恢复学籍又给“穿小鞋”、以至于好不容易考上公务员却因遭报复没法如期拿到毕业证而失去就业机会的种种遭遇。

  这样的事会在我们的国家发生吗?经过认真负责的调查之后,答复是肯定的。

  然而没人管吗?是的!现实是残酷的。

  在一个正加快民主与法治建设进程的国家里,出现这样令人心痛的事件,也许并不鲜见。但令人好生奇怪的是,一个无辜的弱女子被无端剥夺了读书权,又惨遭算计,甚至影响了就业,贻误终生,竟然找不到让谁对此负责,追究谁的责任!

  幽幽湘女怨,寥寥有谁应!任她千呼万唤,黑幕依然如旧。这又一次暴露了教育的腐败和黑点,再一次见证了法律的残缺和无奈。于是,本网站全文发表了这位女大学生的投诉信,以期引起有识之士和有关部门的关注,让正义回归人民。随之许多网站都做了转载,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很快,人民日报有记者和本网站取得了联系,表示了要介入此问题。本网站向其提供了投诉人陈斓的联系方式,并就为陈斓维权事宜作了策划。不久,人民日报该记者去湖南采访,就妥善处理陈斓投诉的问题进行了推动。随后,当地有关部门解决了陈斓投诉的问题,对其做了妥善安置

             附陈斓的投诉信

赵明维权网站:

  我是湖南大学2001级的的一名“专升本”学生,我于1999年高考考入湖南省计算机高等专科学校(湖南省计算机高等专科学校2002年6月和湖南大学合并),99年9月—2001年7月就读湖南省计算机高等专科学校,两年内完成了专科两年所需修满的38门课程共83个学分;2001年9月考入湖南大学本科就读,2001年9月—2003年6月,两年内完成了本科阶段所需修满的28门课程99.5个学分,本科阶段的课程均一次性顺利通过取得学分。依据《湖南大学学籍管理规定》,四年制本科生修满180个学分即可毕业,我已经取得了182.5(83+99.5)学分,理应于2003年7月正常毕业。但是,由于湖南大学教务处怀疑我状告学校乱收费,对我实行打击报复,毕业8个多月了至今仍没拿到毕业证。

  从2001年9月考入湖南大学到现在为争取毕业证,这一路都走得非常艰辛,并且现在我仍然在为我的毕业证劳苦奔波。我写下这两年多来我在湖南大学求学的经历,600多天可怕的日日夜夜,希望湖南大学以后的“专升本”学生不会再受到我类似的遭遇!

  莫名其妙被开除学籍

  2001年7月参加湖南省教育厅组织的“专升本”考试考入湖南大学本科就读。入学时,湖大要求每位“专升本”学生交3万元教育补偿金,因我家一时交不齐就申请了缓交,学校教务处吴处长同意在2002年1月之前交清即可。没想到在2001年11月26日,我突然从同学手中接到一张署名湖大教务处李早云开除我学籍的通知,并加盖了教务处教务办的公章,我立即到教务处向李早云老师问原因,从她愤愤的口气中我才明白,原来湖南省物价局于2001年11月1日下达了关于清退专升本3万元“教育补偿金”的文件,因学校只有我一个人申请了缓交,她怀疑是我告的状导致学校没有达到“创收”的目的,所以要将我开除!

  湖大仅仅是毫无根据的“怀疑”是我告学校乱收费就将我开除?!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向国家机关举报教育乱收费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像湖南大学这样的国家重点大学怎么能仅凭“怀疑”是某学生告状,教务处的老师就开除一个无辜的学生?更何况我根本没有举报呢?读到大三突然被开除了,这对一个学生来说意味着什么?接到开除通知的一刹那,我目瞪口呆,晕倒了。

  从2001年11月26日起,我不得不为我能否继续读书而四处奔波。我的遭遇得到了很多正义的记者们的同情和帮助,2002年3月22日的《今日女报》头版头条报道了我的遭遇,立即得到了省委领导的关心和帮助,2002年4月4日湖大教务处李早云老师恢复了我的学籍。

  清退了乱收费巧收了重修费

  3万元“教育补偿金”退了,湖大不再遵守入学时表明的只需重修一们而且不需交任何费用的承诺,要求“专升本”学生在大四一年内重修专科已经取得学分的10门课程,被要求重修的10门课程为:《大学数学一》、《大学数学二》、《大学数学三》、《大学数学四》、《英语三》、《电路》、《C语言》、《数字逻辑》、《离散数学》和《C++语言》,其中《C++语言》是本科生都没有学过的课程,共40.5个学分,并按60元/学分收取重修费,一次不及格下次再交重修费。不知道这算不算乱收费,属不属于现在高校乱收费中的“巧立名目收重修费”中的一种?据说高校是有“自主权”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湖大的做法是“高明”的,也是“冠冕堂皇”的,因为学校有“自主权”保护,就像有了“金牌令箭”一般,谁也管不了他。

  可是,法律赋予学校“自主权”的底线到底是多少?学校行使“自主权”时是不是应该建立在“合理”的基础上呢?普通本科生大学四年修满180个学分即可毕业,其中大四修40个学分,而湖大一纸行政通知就“专升本”学生在大四一年修80.5个学分,相当于普通本科生两年的课程,这种“自主权”是否合理呢?再有由于突然要重修,在重修课的安排上,又是同一时间不同教室上两门课。如:2002年下半年度每周二周四的晚上9—11节同时安排《高等数学二》和《工程数学一》,2003年上半年度每周二晚上9—11节,周六晚上7—8节同时安排《离散数学》和《C语言》。面对这种“自主权”作为学生除了抱怨“分身乏术”外还能抱怨什么呢?而2003年上半年度《电路》根本没有安排重修课却要重修考试,学校这样做学生又能如何呢?学生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向父母要重修费,弥补湖大退还的乱收费。

  湖大利用“自主权”单方面撕毁承诺,学生的权益又谁来保护呢?湖南省除了湖南大学以外,其他院校的“专升本”学生都不需重修,湖大在发生“退钱风波”以后才通知重修,这时我们已经入校半年了,不可能再选择别的学校升本,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是一种欺骗行为?是否侵犯了学生自由选择学校的权力呢?法律只赋予了学校“自主权”,学生的合法权益谁来保护呢?

  我为重修专科已取得学分的10门课程已交了4000多元的重修费,实际上就是湖南大学的专升本学生要比别的院校的专升本学生多交这么多钱,而每次交钱向学校索要收据时都被拒绝,甚至白条都没有,难道收重修费不开收据也是“自主权”的范围之内吗?“自主权”的底线到底是多少呢?

  学籍恢复给“穿小鞋”

  媒体监督,学籍恢复了,可这并不意味着我的灾难结束了,李早云个别老师的一系列“高明”报复开始了……

  2003年6月14日,我参加了国家公务员考试,从报名的200多名要求具有全日制本科及以上计算机相关专业的考生中,经过激烈的竞争,层层闯关,最终入围拟录的前20名。考试之前,教学办黄萍华老师要我把公务员考试证的复印件交上去,说是为了避免当天学校的考试与之相冲突,可是6月14日上午8:00—10:00教务处安排了一门《数字逻辑》重修试与公务员考试同时进行,不止这一次,学校还在6月份的同一天晚上7:00—9:00安排了《电路》和《离散数学》同时考,“专升本”学生中只有我同时报考了《电路》和《离散数学》。

  为此,我向学校申请缓考,学校安排了《数字逻辑》几天后跟下一届的一起考,《离散数学》便安排在2003年9月13日考,并要我交钱报名。9月10日,学校通知我领9月13日的准考证,我顺利地领到了准考证。2003年9月13日,我准时到达考场,即将开考时,教务处三、四个老师却把我赶出考场,不准我参加考试,同时出具了一份教务处2003年5月份制定的一张通知,通知上说“多于两门不及格”不能参考。

  我觉得很纳闷,既然是5月份就出台的通知,为什么6月份还要我交钱报名?又为什么9月10号还发放了我的准考证?到了考试的时候才把我赶出考场不准我参加考试?我不清楚这里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湖大教务处最后还是“成功”的没让我考试成!我开始领教到教务处李早云老师“呼风唤雨”的能力了,别人告诉我李早云老师的丈夫是湖大组织部长。

  为此,我再向学校申请补考,并说明《离散数学》是学校考试安排不妥导致我不能考试,这个责任不能由学生来承担!可学校以不能单独举行考试为由拒绝了我的申请。我只能再拖一年,也因此我好不容易考上的公务员工作成了泡影,没有毕业证,我至今也没找到工作。

  想着本来2003年9月我就能进湖南省地税局工作,却因为湖南大学这一系列的报复使得我的毕业证没法如期拿到而失去这么好的就业机会,我真的很心酸,但心酸到最后也只剩下无奈,我能做什么呢?我无法预计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使我更无奈的!
  
  2003年9月—12月,我每天都去学校上重修课,临近考试,我又感觉到了很多“不详”之兆。通过各种方法,我知道了学校教务处在考试之前对我要考试的那门课程的老师施加了压力,暗示了对我要“从严”。我了解到后也向老师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表明了我的态度,要求老师公正。老师迫于双方压力,只好做到两不得罪,考试结果是《离散数学》近200人考试,只有不到10个人通过,及格率不到5%,后来我了解到这5%的通过学生中,很多是采取非法途径通过的(有证据)。我想这应该是湖南大学有史以来通过率最低的一门课程,湖南大学教务处个别老师为了达到报复我的目的不惜创下纪录,也不惜牺牲200名学生的前途,其实我为此感到很不安心,我很想对那200名学生说些什么,可我又感觉我的力量实在无法与一个“呼风唤雨”的李早云抗衡,这其中我没法说出的东西,我只想让看到我写的文字的人去评论。我能说出来的东西是,如果一门课程的通过率只有5%的话,什么人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从不上课的同学可以及格,每天上课的不能及格,学校是不是该考虑以后这种课可以不用再开,岂不更节约资源呢?

  到现在,60多名“专升本”学生只有3个没拿到毕业证,除了我之外有一个同学叫唐晓慧,她交了重修费但从来没有参加考试,她对我说她知道学校现在个别老师是在报复我,等我把毕业证拿走了学校自然不会卡她的毕业证了,她现在来考也是白考;还有一位同学叫吴丹,她很不走运,她跟我有相同的一门考试《离散数学》,也就是通过率不到5%的那门课程,她现在也放弃再考了。不明真相的人总会问我,为什么竞争如此激烈的公务员考试都能考上而毕业证却怎么也拿不到?我回答不出这个问题,我想只有湖大教务处的某些老师能回答。

  我仍然会为我的毕业证继续努力,不管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坚定的相信这个社会仍然有公正,因为我在湖大别老师打击报复我的过程中,我曾经得到过正义的记者们的倾力帮助。就算最终的结果是我永远到拿不到湖大的毕业证,如果我写下的经历能让社会得到些启示,最终学生的权益能得到一点的保护,我也觉得足够。

  尽管我一路走来困难重重,我相信我们的社会是法制社会,因此,我仍然满怀希望,恳请维权网在百忙之中,能抽出一些时间,客观、如实地调查我的情况。谢谢!

                           此致
敬礼

                       湖大一学生:陈斓
联系电话:13574869552
Email:chenlantcl@tom.com
                          2004年4月2日

]]>

【阅读:7424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维权纪录专题·相关链接
·★《维权纪录》之十七:募捐济英雄 真情慰功臣 (05/08)
·★《维权纪录》之十六:仗义解危难 追责黑心医 (08/06)
·★《维权纪录》之十五:保卫“瓦房店” 民意得伸张 (04/11)
·★《维权纪录》之十四:糖果虽然小 维权大文章 (03/26)
·★《维权纪录》之十三:“湘女”急求助 万里遥相帮 (03/26)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