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议案说法 >> 全国首例“以书袭警”案判决 遭“袭”民警吕启超一审胜诉         【阅读:6512次】【评论】【打印】【关闭

全国首例“以书袭警”案判决 遭“袭”民警吕启超一审胜诉

发表日期:2006年/03月/22日 08:44:11 PM

【浏览次数:6513】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全国首例“以书袭警”案判决

        遭“袭”民警吕启超一审胜诉
       
  袭警案件并不鲜见。常规的袭警手段,都是使用暴力手段危及人民警察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而通过著书泄愤,亵渎人民警察声誉和形象的,《追梦女人》的作者刘文娟可谓开了先河,成了全国“以书袭警”案被告第一人。本网站一直跟踪关注的这一案件,日前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遭“袭”民警吕启超胜诉,终于使非法出版物《追梦女人》梦断故乡。

  瓦房店市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公安民警吕启超起诉作者刘文娟侵害其名誉权一案,因其被控“以书袭警”的特殊性备受人们关注。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于2005年4月6日而公开审理后,经过长达11个月15天的审理,于2006年3月21日正式向原告下达一审判决。

  该院在民事判决书中认为:被告行这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侵害,被告应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消除不良影响,被告的违法行为,确给原告精神造成了一定损害,理应再赔偿原告相应的精神抚恤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及相关法律政策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告刘文娟应承担侵害原告吕启超名誉权的法律责任,被告刘文娟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三日内以书面形式向原告吕启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道歉内容经本院审核;二、被告刘文娟在本院核准其上述书面内容后三日内,在瓦房店市新闻媒体公开发表其道歉书; 三、被告刘文娟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三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吕启超人民币2万元;案件受理费50元,其它诉讼费310(含公告费260元),合计360元均由被告刘文娟承担。

  一桩陈年旧案  引发名誉侵权

  1977年10月,原告吕启超在复县闫店人民公社人保组(今瓦房店市闫店乡派出所)任组长时,曾依法查处过辖区田家大队第五生产队队长刘某伙同其子偷窃集体场院玉米穗并打伤护场员夏某一案(刘系后来主动投案自首,被原复县公安局予以行政拘留10天)。

  时隔23年后,刘某的女儿刘文娟假冒北京“民主与法制社主任记者”(实际上只是河南省郑州某新闻中心或通讯工作站的自由撰稿人)身份,于2000年12月下旬回到家乡传销自已所著的《追梦女人》之长达16万字中篇小说。书中,她用自传体形式化名江蒙,以这一真实历史事件为背景,采取歪曲事实和颠倒黑白的恶劣手法,极尽造谣诬蔑之能事,把吕启超捏造成“大队老支书的小舅子”,因为“老支书向爹要100斤小米未给而遭人陷害的”。并指名道姓地(还点出了工作单位)对吕启超人格进行侮辱丑化和恶意诽谤。如:描写吕启超“说话声音‘像女人一样尖细,若大的嗓葫芦象征着他还是一个男人’”、“公鸭子一般嗓音”、“像猪一样胖,大脖子底下一圈一圈地堆着皮和肉”、“那混蛋长满黑毛的肥手”、“二十年前在闫家店派出所也做了土匪也不如的行径”、“打家劫舍的事干过何止一回”、“人鬼模样”、“身着公安制服……抱头鼠窜”等等,还诬陷吕启超把她“爹打得腰折骨断”……

  名誉岂容诋毁 民警奋起维权

  在《追梦女人》书里面,除了作者明目张胆地对公安民警吕启超的名誉进行大肆贬低外,还对共产党领导下的“打土豪分田地”那段重要历史妄加评论。说其太爷被打到地底下去(作者的曾祖父的确是在土改斗争时被打死)是一个“不讲理的年岁”,“没有人跟你讲‘理’,人们也不知道什么是‘理’!”然后公开扬言宣称:“周扒皮是一个好庄稼汉,不懂事的小伢子高玉宝却把这点村子里的事吵得满天飞,周扒皮成了历史的大罪人”。该书内还充斥了十分淫秽的低级下流内容,大有制黄贩黄之嫌。

  2001年3月30日,瓦房店市公安局一民警在本市的图书馆里借阅《追梦女人》一书后,发现里面有对吕启超大不敬的内容,遂向吕启超追问原因。吕启超随即到图书馆里查询,证实还有好几本,都是刘文娟亲自赠送的。不久又得知,刘文娟到家乡—闫店乡传销、赠送此书时,竟声称是“民主与法制社主任记者”,还送给了乡政府干部这样的名片。于是,吕启超按照书上标明的出版社和名片展开调查,很快得到了明确答复。东方出版中心证明:“这又是一本盗用本中心名义的非法出版物。……使用的书号是盗用的,所谓的责任编辑也是伪造的,……。”民主与法制社在复函中说:“刘文娟不是本社职工,她印制的名片,自封编辑室主任记者属欺骗行为。……经查,刘文娟是2000年被本社河南站招用的临时工。原工作站已于2000年11月份撤消,所有人员已全部解散。”

  从2001年4月份以来,吕启超多次向上级领导、出版管理部门和新闻媒体投诉与求助。他亲自到大连市公安局,因找不到一家维护公安民警合法权益的受理组织无功而返。后来,到当地法院申请立案,法院以侵权人户口不在本地和瓦房店市不是侵权行为地为由退回。然而,2003年11月26日大连电视台的公共频道在《百年婚恋》节目中突然播出一部“刘文娟传奇人生”给她歌功颂德的专题片时,竟广告性地长时间将《追梦女人》一书封面图像公示于众!吕启超愤慨之下再一次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他同记者一道多次去法院递交诉状,最终仍被以相同的理由被拒。退案法官让吕启超到上海或大连及被告住所地等地的法院去起诉。而吕启超不能理解的是,侵权事实就发生在自已的眼鼻子底下,民法也明确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侵权行为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的法院都可以受理,怎么执行起来就变味了呢?他向立案庭索要“不予立案裁定书”,该庭负责人拒绝发给。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要求复议,人家又说:“你连不立案的裁定书都没有,现在还不是案件,让我怎么受理”。吕启超当即准备到正在召开的大连市人民代表大会会场求助。结果被得到消息的公安机关信访部门劝回。后来,吕启超又向上级(中央和省、市)领导写信投诉并要上访,瓦房店市公安局及政法委的领导亲自出面交涉,上级有关领导也转来要结果的催办函,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于2004年5月25日立案。

  走出阴霾,吕启超看到了依法维权的曙光。

  立案后,瓦房店市人民法院民事庭的主办法官于2004年9月初通过电话与刘文娟取得联系,传其到庭应诉。刘文娟当时满口应允同年9月底到庭送交答辩。可是,直到10月份,她也踪影皆无。法官再联系,电话换号了,刘文娟从此“蒸发了”。

  无奈,吕启超依诉讼程序和按法官的要求上交《人民法院报》登报的300元公告费。2005年4月6日,距公告发出100多天后,法院正式开庭缺席公开审理。吕启超在庭审中进行了40多分钟的酣畅淋漓的诉讼陈述,并递交了取得的书面证据材料。他本以为很快会有出头之日,没成想很快得到这样的消息:刘文娟回到瓦房店开始活动。法庭也取消原定的庭外证据调查与审核。吕启超几经催问,吕启超仍未在审判期限内拿到法院应该交给他的判决书。

  值得欣慰的是,期间《半岛晨报》、《辽沈晚报》、《大连晚报》、《时代商报》、“维权”网站等多家媒体均按事实进行过报道(瓦房店电视台警方传真记者还全程跟踪录像),后来,《大连公安政治工作》2006年第1期在《2005年,大连公安民警的喜与忧》的报道评论中,对吕启超依法维权行动予以了充分肯定,发出了正义的呼声,使他那颗受到伤害的心得到了安抚。

  原告怒讨说法 正义艰难胜诉

  2006年1月8日,吕启超再也沉默不住了!他愤然执笔向中央和省、市领导及新闻媒体寄去了《蒙冤受屈的人民警察何时才能走出尴尬?》的言词激烈的控告信。3月上旬,他又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发出《怂恿邪恶庇孽坏,人间正义今何在?》的投诉文章,怒述“维权”所遭受之尴尬境遇。此后,他又向法官投诉。很快,此案引起了高层官员的重视,相继批转下来催办并要结果。大连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派员索取了侵权书证和吕启超提供的全部诉讼材料进行了认真审查。3月10日,该支队支队长等一行4人亲自到瓦房店市公安局找主要领导人协调以组织名义出面督促法院速判。瓦房店市人民法院遂作出了本文开头所述的一审判决。

  维护自已名誉权的官司胜诉了,吕启超期待着判决结果生效后能够得到顺利执行,以期还他一个完全公正。(齐潮)
]]>

【阅读:6512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议案说法专题·相关链接
·被骗动迁补偿款岂能推责户籍管理? (09/29)
·时评:官员野蛮拆迁被追刑责具积极意义 (05/10)
·★议案说法:“做了好事却吃亏”的非法律困惑 (09/16)
·读报感言:亦悲亦喜亦祈愿 (03/28)
·发丧又出丧 醉酒驾车酿惨祸  执法竟违法 擅权渎职办假案 (08/11)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