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维权纪录 >> ★《维权纪录》之十:六年“磨”一案 终见“法”青天         【阅读:7159次】【评论】【打印】【关闭

★《维权纪录》之十:六年“磨”一案 终见“法”青天

发表日期:2006年/03月/20日 06:08:53 AM

【浏览次数:7160】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维权纪录》之十:六年“磨”一案   终见“法”青天

  20世纪末的1999年12月14日,在辽南瓦房店市,由于交通运管人员滥用职权,野蛮执法,对一辆新购尚未办牌照的夏利轿车狂追暴撵,致使车毁人亡。于是,死者的父亲沙仁刚老汉开始了艰难的跨世纪诉讼。

  6年后,2006年新年伊始,沙仁刚老汉全家终于盼到了六年来千呼万唤、望眼欲穿、历尽磨难才得到的二审终审判决被告行政行为违法判决书;1月26日,又达成了赔偿协议,得到了瓦房店市公路运输管理所33万元的经济赔偿。而此前,瓦房店市公路运输管理所有关直接责任人,已经被瓦房店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滥用职权批准逮捕,现取保候审。尽管这是迟来的公道,全家人还是喜不自禁,进一步坚定了对社会主义法制的信心,对法律的公正和法官的正义表示了由衷的赞叹。

  在全国,类似的追撵车辆酿成事故,甚至造成车毁人亡的恶性案件屡见不鲜,而且少有胜诉的可能,尤其是本案双方身份、地位和社会背景差异悬殊,就更是充满悬念。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老汉靠什么能“扳倒”财大气粗大的运管所?这个案件有着怎样艰难的维权历程?

  一、世纪末的惨案

  案发当日, 清雪飘零,寒风凛冽。蜿蜒的普(兰店)—熊(岳)线公路上一辆红色的新型夏利车,以70公里的时速在行驶着。不知什么时候,一辆白色的桑塔纳轿车尾追而来。与夏利车平行时,白色桑塔纳车上有人摆手,示意夏利车停车。夏利车的驾驶员扫视了一下对方,发觉来意不明而又来势汹汹,一丝惊恐掠上心头,不由得狠踏油门急驰而去。红色夏利车舍命狂奔;白色桑塔纳紧追不舍。车轮在飞旋,双方在僵持着。汽车时速表的指针,由时速70公里急剧提升到时速140公里。干燥的沙土路面上烟尘滚滚,周边村屯的老百姓们看的目瞪口呆。还未等人们发出惊呼,只见红色夏利车车身一抖,方向失控,撞到路旁的电线杆上。顿时,电线杆折断,车毁人伤。时间定格在1999年12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现场位于乡村泥土路的边沟里。一辆崭新的、尚未来得及办理牌照的红色夏利车,此刻已经粉身碎骨。驾驶员由于高速驾车受冲击后被巨大的惯力甩出车外,蜷曲在公路边沟的冰面上气息奄奄。正当周围的村民向肇事地点纷纷跑来时,那辆紧紧追随的白色桑塔纳轿车却见势不妙,调头就跑,沿着尾追的原路消失的无踪无影。目击的村民们义愤地记下了这辆车的牌号:辽BX6389。

  素有神警之称的瓦房店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的民警们,迅速地赶到现场,很快的弄清了事件的真相:红色夏利车的驾驶员,是普兰店市安波镇杨屯村时年22岁的男青年沙兴辉。白色桑塔纳车是瓦房店市运输管理所的交通执勤公务车。勘查员们精心的绘制了现场勘查图,拍摄了现场照片。记录了夏利车上另一个幸存的随车当事人的陈述,搜集了目击者的证人证言。经过全面调查,缜密的研究论证,由于没有发现碰撞证据,根据执法职责,只能就这起事故本身做了初步的责任认定后移送有关司法部门依法处理。

  遭受车毁人亡巨大悲痛的沙家老小,犹如遭受当头棒击。人亡之痛再加上责任单位拒不承担责任,怎么也咽不下这血水和着泪水的酸涩。人死了虽然不能复活,但也不能白死,总要讨个说法。
   
  他们聘请律师,通过合法的程序弄清了有关事实,并提出了质疑:
   
  1、瓦房店市运输管理所的交通执勤公务车,如此随意拦车,野蛮执法,有执法依据吗?
   
  2、夏利车的车毁人亡,是单纯的交通事故吗?与辽BX6389白色桑塔纳轿车追撵难道没有必然的直接因果关系吗?
   
  3、如果本次事故的直接诱因是桑塔纳车追撵所致,那么沙兴辉应该负全部责任吗?
   
  4、做为交通行政执法人员,所驾驶的公务车没有明显的执勤标记,并给沙兴辉和乘车人造成抢劫车辆的错觉,难道不应该对后果负法律责任吗?
   
  5、做为交通执法人员,完全应该预见在沙土路面上超速行驶所造成的后果。而他们却全然不顾,一意孤行,放任这种后果的发生,难道不应该负法律责任吗?
  
  二、跨世纪的诉讼

  从1999年12月14日儿子驾车被追撵致使车毁人亡之日起,沙仁刚也开始走上了一条漫长而艰难的诉讼之路。
   
  2000年5月16日,多次找瓦房店运管所毫无结果的沙仁刚,一怒之下向瓦房店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的诉讼请求。
  
  2001年9月6日,瓦房店人民法院裁定,以“该案应当先向行政机关解决和原告没有正当理由增加诉讼请求”为理由,裁定驳回了沙仁刚的诉讼请求。沙仁刚不服裁定,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01年10月3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行政裁定,驳回了沙仁刚的上诉,维持瓦房店人民法院的裁定。沙仁刚仍不服,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02年12月24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沙仁刚的再审请求。
  
  2003年4月10日,沙仁刚向瓦房店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瓦房店人民法院立案后,沙仁刚提出了瓦房店人民法院回避审理的申请。
2003年4月22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指定由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审理这起案件。
  
  2004年03月17日,案件终于出现转机,大连沙河口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瓦房店市公路运输管理所追撵沙兴辉造成其车毁人亡的行为违法。”

  瓦房店市公路运输管理所不服判决,上诉至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于同年5月25日开庭审理。

  18个月之后的2005年12月26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本案中,上诉人瓦房店市公路运输管理所具有道路运输行政管理的相关职权,但其工作人员没有按照法律和规章规定的方式方法,在规定的稽查站点内行使职权,也没有及时向沙兴辉告知身份,其工作人员驾车持续高速跟随沙兴辉的行为属超越职权,也违反了法律规章赋予其职权的目的,对其应当考虑到的因其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却没有考虑,而不正当行使权力。因此,该行为也符合行政诉讼法规定的滥用职权的特征,属滥用职权的行为,应当确认违法。遂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可感叹的见证

  维权网的创建人,及其创建后的维权网,是这一起跨世纪诉讼案件的历史见证者。我们陪着原告当事人,度过了六年的艰难岁月,见证了司法腐败对社会主义法制的为害和对人民的伤害。最终也一并共同见证、分享了法官的正义和法律的公正所营造的社会和谐氛围。

  让我们回顾一下六年来艰难的同行和可感叹的见证。

  沙仁刚老汉儿子沙兴辉车毁人亡案发生不久,走投无路的沙仁刚就找到维权网站的创建人求援。当时沙家人的处境是:车毁了,人亡了,从公安部门常规确认交通肇事的直接责任看,沙老汉儿子沙兴辉负全部责任。沙家人虽然自己觉得有理,但是无钱、无权、无关系、无能力,求告无门。而且,维权网站的创建人介入此案,为弱者维权也有相当的难度,其中与责任单位同在一楼办公,老同志,老熟人,人情难却,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世间自有真情在,世间自有公理在。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弱者,人情只好让位于正义了。

  接受了维权请托后,在向沙仁刚极其家人申明了是完全公益性质行为之后,重点做了四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在思想上鼓励,端正认识,在确定自己有理、正义的前提下,要有信心,恒心。始终坚定必胜信心,立足于打长仗,打苦仗。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都不动摇,不气馁。而且这个思想工作需要经常做,反复做,贯穿始终。实践证明,一个农民老汉尽管是为自己打官司,但是在现行的社会条件下,往往因个体对集体,弱势对强势而灰心,产生动摇打退堂鼓,导致半途而废。

  二是在行动上严格要求,要冷静、理智地维权。决不能动粗耍蛮,有理,必须有节,才能有利,才能到达目的。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当事人沙仁刚在责任单位不认帐、不理睬,屡遭挫折,倍感绝望的情况下,也曾想过要采取过激和暴烈行为,甚至要杀人和自杀。经工作,都被劝阻而始终把握主动权,坚持做到“激动”不“暴动”,“过激”不“过格”,始终在法律的框架内合法、理智的维权,才有了好的效果。如果自以为有理,胡作非为,只能适得其反。

  三是在组织上成立民间诉讼策划、参谋班子,及时进行调度、指导,以弥补沙仁刚法律知识缺乏,诉讼经验不足的缺欠。打官司就是打证据,而案发初期,沙家人蒙头转向,所收集的证据不利于诉讼,立即建议找有经验的律师取证,从而保证了诉讼顺利进行;辖区法院不受理,不立案,就找人去据理力争,终于立案;责任单位拒收赔偿申请,而在沙仁刚一筹莫展时,经和法院沟通建议采取特快专递的方法从而达到目的。以律师和维权网为主体的这个松散的民间诉讼策划、参谋班子,还在当事人激愤时泼冷水,在遇困难消极打退堂鼓时予以鼓劲,都受到了较好效果。尤其是在行政诉讼遭遇枉法变数的时候,及时建议诉诸检察监督和办案管辖程序。正是由于检察机关的及时介入和恰如其分的采取果断措施,才使本案在不利的情况下发生了转化,才有了今天合情、合理、合法的结局。 

  四是在方法上充分利用现有社会资源的监督制约机制,加强对司法行为进行全程、全方位的监督制约。在现有的执法环境下,在审判时的事实认定、法条适用等过程中,会有来自方方面面的袭扰,是正常的,这就需要监督和制约。本案在长达六年的跨世纪诉讼过程中,在许多环节同样也存在大量不尽人意的问题。但是,由于我们的社会监督机制日益完善,一旦发现问题,立即向有关纪检、检察部门,党委、人大机关以及各级新闻媒体反映,发挥社会力量进行监督制约,从而保证了法律的公正和正义。

  六年来,维权网站为沙仁刚整理各类文字资料4万多字,为其联系新闻媒体九家。半岛晨报、新商报、大连晚报、大连电视台、辽宁电视台、报告文学、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以及新华网等全国各大门户网站都先后发布了报道,为舆论监督、推动本案公正处理发挥作用了重要作用。

  正是由于如此的六年“磨”一案,才使无钱、无权、无势的沙仁刚及其家人,最终见到了“法”青天!(宫萍)

 





      ]]>

【阅读:7159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维权纪录专题·相关链接
·★《维权纪录》之十七:募捐济英雄 真情慰功臣 (05/08)
·★《维权纪录》之十六:仗义解危难 追责黑心医 (08/06)
·★《维权纪录》之十五:保卫“瓦房店” 民意得伸张 (04/11)
·★《维权纪录》之十四:糖果虽然小 维权大文章 (03/26)
·★《维权纪录》之十三:“湘女”急求助 万里遥相帮 (03/26)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