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维权纪录 >> ★《维权纪录》之八:维权主正义 心向驾驶员         【阅读:6825次】【评论】【打印】【关闭

★《维权纪录》之八:维权主正义 心向驾驶员

发表日期:2006年/03月/18日 07:19:24 PM

【浏览次数:6826】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维权纪录》之八:维权主正义   心向驾驶员

  2006年2月19日,本网站工作人员接到瓦房店市一位出租车车主的电话投诉,称他的私人所属出租车的驾驶员送客至大连返程,行至大连市甘井子区千山路小卖店买食品时,遭遇某交通稽查部门协勤人员野蛮殴打和非法强行扣车。要求本网站予以关注。随后,又接到了该车被打司机的书面投诉,材料写到:

  我是辽BX50××出租车驾驶员,2006年2月18日早从瓦房店市送客至大连,上午10点左右返程行至甘井子区千山路小卖店买食品时,有两个人过来问我:“回瓦房店吗?”我回答:“是”。于是这两个人就上车了,他们俩全坐在后排。其中一个人告诉我:“在前边还有一个人”,我一边答应,一边继续驾车行驶。当车行至奥林园附近时,其中一人突然用胳臂勒住我的脖子,几乎同时另一个人拨我的车钥匙,拽手刹车,我下意识认为这是遭遇抢劫了。我和他们搏斗了好几分钟被他们推下车,这时从后面来了一辆车号90246的白色面包车停在我车的前方,下来两个人声称:“我们是稽查”,开始我一听非常高兴,想这下可来了救星。谁知就在这时,我冷不防被一个人一拳打晕了,原来,这四个人是一伙的!他们把我捞进面包车,我越想越不对,怀疑稽查哪有这样执法的?我只好用手机向110报警。

  他们开着面包车拉我继续沿着振兴路往开发区方向奔,我不知到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车行至棉花岛附近,我只好跳车逃生。我一边跑,一边给同行司机拨电话救援。因为我受伤了,满脸鲜血,终于跑不动了,又被他们抓到车上,继续往前开。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他们停车,告诉我这是金州停车场,我这时才给车主挂电话。

  我在这辆面包里被他们扣押1个多小时,下午1点多钟,据说是泉水稽查站有个叫“二×子”的人,又开来一辆面包车拉我到金州一院检查,结果是鼻梁骨折。这时车主赶到金州,“二×子”告诉车主,“车给你,私了吧。我给你几百元,回去养养得了。再闹下去,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你好好考虑考虑。”

  在返回的路上,我头晕、头疼,多次呕吐。现正在住院治疗。这期间有不少同行来看我,据他们说20多天前,辽BXB2××司机韩××,在后盐附近也被他们稽查堵住,将韩××打在车下。

  我不明白,我合法经营有什么错?究竟犯了哪一条法规招致如此毒打?他们这样执法合法吗?我应当怎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这是车主和驾驶员对网站的信任啊!我们立即展开了工作。经调查情况属实后,本网站2月25日在维权征援栏目中以《交通稽查人员这样执法合法吗?》为题,全文刊发了这篇投诉文章。

  在大连地区,诸如此类的事件已经不是第一起了,出租车驾驶员被打事件可以说屡见不鲜。早在2003年本网站筹建时期,就接到孙姓车主的投诉,他以《骗租抢车,如此执法?大打出手,法纪难容》为题,叙述了在庄河市人被打、车被抢的遭遇。

  2003年2月4日下午2时,驾驶员徐某受朋友之托去庄河送人。下午3点30分左右返回至庄河车站附近,欲将本人驾驶的辽BX4565捷达轿车轮胎添气。车刚停下,便上来一年龄约三十岁左右的“搭车人”,上车后便问:你这车回瓦房店吗? 驾驶员徐某回答说是,“搭车人”既未经允许又不说明情况,上车后就先发制人,抢夺钥匙。当时,徐某以为是抢车的,竭力抗拒。可这时“搭车人”又自称是运输稽查的。当徐某让他出示证件时,“搭车人”二话没说便将徐某拖出车外。这时过来一台辽BY0985蓝色桑塔纳轿车和一台面包共下来有八九个人,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着装,对徐某拳打脚踢,致使昏死过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醒来时才知是两个巡警将他拖进警车送到新华派出所。

  在新华派出所,一位姓矫的警察为徐某做了笔录。在制做询问笔录时,徐某把事情的经过做了详细叙述。这位姓矫的警官让徐某等一下,他找打人的一方了解情况。约十几分钟,他回来时对徐某讲,“你也不容易,你和他们之间谈谈私了行不行?” 徐某说不行。他们(到新华派出所后徐某才知道打人方是庄河市运管所客运站的一帮人)。

  把徐某毒打成这样,这怎么能私了,对方作为国家公务人员,执行公务徐某积极配合,怎么都可以。可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把徐某打的遍体鳞伤,徐某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徐某表示要找一个说理的地方去告他们。

  最后这位姓矫的警察说,你到庄河市人民医院去看看病,该住院就住院。这时已经是晚上6点左右。一位自称杨某某的站长告诉徐某,她的车被扣留了。徐某问他为什么扣我的车,他转身叫开辽BY0985轿车的司机在车里给我开了一张扣车单,上面写着无营运证拉客。不容申辩地叫徐某2月15日前去庄河客运站去接受处理。随后扔下遍体鳞伤的徐某,带着那帮人扬长而去。
   
  庄河市运管所工作人员先行主观臆断推定徐某为非法营运,后又企图采取诱骗的方法收集取得徐某所谓无营运证非法营运拉客的证据,做为交通运政管理机关,采用“诱骗”的取证方法收集我违规的证据,不仅程序不合法,主体也不合法,严重地背离了交通部关于返程车载客的规定。对一个势单力薄的司机实行群殴式的大打出手以致其昏死过去,已经严重地侵犯了徐某的生命健康权。

  徐某要求对庄河市这帮打人肇事者和责任者进行严肃处理,追究责任;按政策规定赔偿他的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赔偿因无理扣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两相对比,其事件有着多么惊人的相似情节,只不过是地点一个是在庄河市,而这一次是在大连区内罢了。前一次出租车驾驶员在庄河市被打事件,本网站介入后,庄河市公路运管部门主要领导来瓦房店市,通过当地公路运输主管部门协调,做了妥善处理。

  本次出租车驾驶员在大连被打事件经网站公布后,引起多方面的关注。许多网友纷纷谴责交通稽查部门雇佣无执法资格的人上路执法,以及在执法中野蛮打人和非法扣车的行为。瓦房店市公路运输主管部门多次协调,促成尽快妥善解决。殴打出租车司机和非法扣车责任单位的上级主管部门领导给予高度重视,派人专程来瓦房店市看望慰问被打司机,并同车主协商解决善后处理事宜。

  至此,瓦房店市这一起出租车司机被打事件又一次获得妥善解决,不仅保障了出租车司机和车主的合法权益,对于促进交通运管部门规范执法,也具有积极意义。

  为车主和驾驶员伸张正义,是维权网站永远的主题!

  


]]>

【阅读:6825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维权纪录专题·相关链接
·★《维权纪录》之十七:募捐济英雄 真情慰功臣 (05/08)
·★《维权纪录》之十六:仗义解危难 追责黑心医 (08/06)
·★《维权纪录》之十五:保卫“瓦房店” 民意得伸张 (04/11)
·★《维权纪录》之十四:糖果虽然小 维权大文章 (03/26)
·★《维权纪录》之十二:“奇瑞”自燃毁 维权赔新车 (03/23)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