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维权纪录 >> ★《维权纪录》之七:为民争权利 无畏纠弊端         【阅读:6899次】【评论】【打印】【关闭

★《维权纪录》之七:为民争权利 无畏纠弊端

发表日期:2006年/03月/18日 06:39:36 PM

【浏览次数:6900】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维权纪录》之七:为民争权利 无畏纠弊端

  2003年,创建初期的维权网站肩负着人民的期望,慷慨激昂,义无反顾的一路前行。

  在取得了一系列的维权成果之后,随着维权领域的扩展,公安局交警部门逐渐成了群众关注的重点。维权网站的创建人是一个现职人民警察,为群众维权服务,竟然要“维”到自己供职的部门,甚至上级领导机关,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严重的考验。在利益和世俗观念面前,这种“儿子反老子”的“反叛”行径,毕竟得需要付出沉痛的代价,的确不能不令在现实生活的人以深沉的思虑。

  装聋作哑固然可以明哲保身,然而,群众利益呢?人民公安机关的形象呢?受不了对群众同情心的“折磨”,忍不住对国家机关现存弊端向腐败演化的忧虑,终于还是管起了“闲事”。

  之一:设施投资四百万,闲置不用为哪般?

  投诉问题:

  2003年“抗非典”时期,距离辽宁大连100多公里的瓦房店市各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的学员们却处在困窘之中——为了参加考试,学员们必须多次往返大连。此前,由于沈大高速公路封闭扩建,学员们要经受绕行颠簸之苦,现在,由于抗击“非典”的需要,又给他们额外增加了停车检查、消毒和限员考试的困难。让学员们困惑不解的是,瓦房店本地明明有符合国家标准的考试场地,为什么白白闲置,却让学员们舍近求远地到100多公里外的大连考试。学员们盼望着,在建设服务型公安机关的形势下,这样一件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事情能早日得到解决。

  工作经过:

  经调查,瓦房店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考验场地是1996年开始建设的。大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要求瓦房店市建立科技含量较高的现代化培训和考验场所。瓦房店市有关部门经过充分调研和认证后,投资300多万元,按照国家标准修建了汽车驾驶员培训考验场地,1997年7月1日场地正式投入训练使用。

  2000年6月,应大连市交警支队考验处的要求,在建成野外训练考试场地的基础上,瓦房店市又投资近百万元,修建厂房场地、购置专业设备器材,建立了无纸化理科考场和红外线电子桩考仪,其中理科考场有两台主机、20台电脑工作站;电子桩考仪两大一小共三部,完全可以保证瓦房店市驾驶员考试的需要。至此,瓦房店市为该考试场地共投资400多万元,同时完全具备了对本地机动车学员考核的能力。另据介绍,瓦房店市现有四所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每年累计招生约3000人。按照上级有关部门的要求,每年进行理论考试和桩考时,都需要分批分期租乘大客车往返200多公里到大连市去应试,加上每次考试不及格需要补考的,每年大约有四五千人次到大连市考试。

  由于各驾驶学校没有大客车,每次去大连市考试都需要租乘两三台大客车,租赁费加上高速公路通告费以及学员误工、餐费等各项费用,每年支出达一二十万元。尤其是今年沈大高速公路全线封闭、202国道通车,去大连市必须绕行,不仅增加了交通隐患,而且增加了驾驶培训学校和学员的经济负担。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只需要大连市的有关负责部门合理安排人员、科学安排时间,每周派两三名考官到瓦房店市来主持考试,就可以解除众多学员的奔波之苦,并且充分发挥400多万国家投资的益处,同时可以缓解大连市考场承担的压力。经了解,瓦房店市运输公司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负责人、瓦房店市人大代表高永波和瓦房店市其他三个驾校的负责人,曾联名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新闻单位反映过并提出建议,希望上级公安机关能为广大学员着想,将机动车驾驶员考试安排在瓦房店市进行。有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还以提案的形式建议,但这个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

  在一手抓抗击“非典”、 一手抓业务的形势下,正视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结合建设服务型公安机关的契机,真正地做到摒弃部门利益、关心群众的冷暖疾苦,应当成为公安机关的当务之急。既然国外的托福、雅思等考试都可以在中国内地设立考场,那么,由上级交管部门提议并组织建设的考场,为什么闲置六年不用,这实在是一笔不能不算、也不得不算的经济效益帐和社会效益账。

  维权成果:
  
  根据广大学员和各驾驶员培训学校的强烈要求,经调查核实后,立即在维权网站上发表了《设施投资四百万,闲置不用为哪般?》的文章,同时发送公安部有关部门。2003年6月18日出版的第12期“公安内参” 发表了《400万元驾考设施闲置,每年3000学员跋涉赶考》为题的调查报告。大连市公安局局长张继先同志高度重视,立即作出批示,责成交警支队认真研究,如果情况属实,立即解决,对基层意见要认真听取,切实解决群众的实际困难问题,为群众办实事。交警支队领导立即行动,多次派员到瓦房店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和驾驶员考验场地考察,了解情况,认为大力建设服务型公安机关,就应该关心群众疾苦,维护群众利益。为群众服务,就应该办实事,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从根本上抓起。

  警察同群众的关系摆正了,感情亲近了,服务方向明确了。结合贯彻公安部便民服务三十条措施,大连市公安局进一步规定变“上”考为“下”考,由过去集中到大连市内考试而为派民警到考试仪器和设备符合规定标准的交警大队的基层考验场考试。这由“上”而“下”的一字之差,每年可为基层节约各项费用至少20多万元,同时又减少了往返颠波不安全的因素。参加考试的学员们说:“交警支队的做法真正为他们解决了实际困难,这才真是建设服务型机关的做法。”

  驾驶员考验机制做了亲民化的改革后,这个距大连市百余公里的县级市学习驾车的学员,再也不用起早贪黑往返颠簸上百公里去大连市内参加考试,在自己的家门口就可以学车考驾证了。

  大连交警支队驾驶员管理处的领导表示,到基层进行参加考试,是对传统考试观念和模式的改革,是便民利民的实际行动,一定要做为长期的有效制度坚持下去。交警支队一定要做好服务,只要群众需要,随叫随到。到瓦房店市基层考场考试只是一个开端,今后让驾驶员在家门口就可以考试拿到驾驶证。


  之二:利益驱动搞垄断 改革机制解民怨

  投诉问题:
  
  有群众投诉,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处,受利于驱动垄断权利,不顾上级警务改革的规定要求,违反省公安厅有关规定拒不下放有关车辆管理权限,反而别出心裁地规定,对前来办理本来应由县(市)交警大队所承办的车辆业务的车主和驾驶员进行“程序限制”。把应由群众直接面见民警“一站式”服务办结的业务,错误的规定 “凡办理车辆过户、转籍、转入、变更、补牌、证、延缓报废业务,请先到认定岗认定车辆后,到旧车市场拍卖大厦‘受理中心’办理,其它业务由‘受理中心’人员办理,车主不需到车管所二楼办理。”于是,四面八方来车辆处办理业务的车主和驾驶员,只好身不由己地听命于“交易中心”的人员摆布,倍受刁难和勒索 ,群众的合法权益遭到侵害。

  工作经过:
 
  接到群众投诉后,维权网站立即派员十数次深入实际,进行了调查,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和证据。调查发现,某市旧机动车交易中心一楼有工商、银行、特快传递等综合服务,大连市交警支队车辆处就设在这座楼的二楼办公。自1998年这个旧机动车交易中心成立以来,一直是某些车辆交易经纪人的淘金圣地和一些车主驾驶员的辛酸地。一年又一年、一月又一月,每周五个工作日,来这里办理车辆登记注册和转籍过户、改型等相关手续的人和车,出出进进,熙熙攘攘,来去匆匆,络绎不绝。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日平均新车登记注册100至150辆左右,旧车交易转籍过户约200辆。这些数字的背后,有利益丰厚的诱惑,更有扼腕顿首的无奈。  

     根据现行管理体制,某市交警支队车辆处代行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职责,或者说是一班人员、两块牌子。按照公安部有关规定,辽宁省公安厅《关于印发辽宁省机动车登记管理改革工作实施方案》(辽公交[2002]184号文件)的通知精神,应该对支队车辆处业务管理实行改革,下放车管权限,切实做到便民利民。  

    该文件明确规定:“改革后的县级公安局交警部门车辆管理窗口作为市公安局交警部门车辆管理所的分理办事机构,负责办理国产大型车、小型车、农用运输车、专用机械、摩托车、拖拉机的注册登记、转入转出登记、过户登记,变更登记、抵押登记、注销登记、补牌补证及车辆年检等项目业务。”  

     然而,时过一年,市交警支队车辆处对这一符合民意、关乎民生、便民利民的文件似乎并没有完全执行。除了国产新车注册登记这一业务,“历尽艰难”于2003年9月份才下放管理权限外,其余的被认为“活动空间较大”的各项车管业务仍“牢牢地集中”在市支队车辆处独家办理,别无分店。尤其是下属的“外三市”偏远地区,要办理相关手续,只有不惜迢迢上百、甚至往返几百里路去某市集中办理。  

     更令人困惑的是,这个车辆处非但违反省公安厅有关规定拒不下放有关车辆管理权限,反而别出心裁地规定,对前来办理本来应由县(市)交警大队所承办的车辆业务的车主和驾驶员进行“程序限制”。在车辆处的一楼大门北侧,有一个2003年8月18日公示的公告牌特别说明“凡办理车辆过户、转籍、转入、变更、补牌、证、延缓报废业务,请先到认定岗认定车辆后,到旧车市场拍卖大厦‘受理中心’办理,其它业务由‘受理中心’人员办理,车主不需到车管所二楼办理。”于是,四面八方来车辆处办理业务的车主和驾驶员,只好身不由己地听命于“交易中心”的人员摆布。  

      车主驾驶员不明白,怎么就不可以直接面见警察呢?

  调查结果表明,某市交警支队车辆处 警务服务模式存在严重弊端,一纸公告和随后的实践都证明:车主从此被剥夺了直接面见二楼民警的权利。文中的“不需”实际是“不许”。在这里,见警察成了奢望,警察实际处于被“交易市场”调控支配状态。要见二楼民警,是“受理中心”这私人中介企业的专利。不仅车主不许见,其它的经纪人也在此例。经纪人中介在这里分为上下等。正宗的是“旧机动车交易中心”的人员,可以坐收渔人之利。而其它中介经纪人,只能捡剩饭。而为了能捡到剩饭,往往“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不遗余力、不计后果”的进行“竞争”,形成恶性循环。  

     由此,利民政策在这里改变了初衷:中介部门本来由“可以”代办相关手续,在这里一下子变成“必须”经中介办理。交警部
门甘愿“大权旁落”,不知出于何种考虑。  

     于是,出现这样的问题,一些警外人员代行国家只有赋予人民警察的职务。相关手续落到这些“受理中心”的人手中后,何时能传递,车主便身不由己,只能听人由命了。如此设置了多余的中间环节,空添了一道手续和麻烦。而“中间传递”人居间刁难,中饱私囊的事件便屡屡出现,车主却只有敢怒而不敢言。  

     面对现实,车主和驾驶员陷入在无奈和困惑中,这“交易中心”岂不成为了“第二交警支队”?一些民警也抱怨:长此以往,人家交易市场靠车辆处牌子敛财,而警察岂不在实际上成了“个企”的“打工仔”?至于人家“交易中心”依仗交警名义聚敛了多少财富,是否能够分一杯羹给车辆处,那只有听命人家“施舍”
了。  

    那么,这个交易中心究竟是怎样收费的呢?仅举几例:  

    网站曾派员随从办理一辆旧车转籍业务,在二楼楼北侧的室内先交50元钱,据称是发动机号、车架号的拓印费和照相费。但却只给20元的固定面额的票据。这个收费项目和标准是谁定的呢?  

     若牌照丢失办理补牌手续,一般情况下要交600元,而加急的竟要800元,真不知道经那个物价部门审批的。打印一张车辆业务流程表格竟然需格外交10元钱。  

     在“方便群众”的名义下,2002年初将民警审档的权力下放市场后,有关程序和标准由市场说了算。由于交易市场与车辆处的特殊关系,从而奠定了这个旧机动车交易市场的独家垄断地位。审核档案本来是交通民警的执法活动,而在这里却由交易市场的企业工作人员审核办理,一介平民竟也可代表警察执法。  

     交易市场曾在办理车辆手续的程序设置上使车主误入陷阱。由于在办理程序上是先交易,先保险,让车主交了一堆钱,套牢了之后再审档。打开档案不是这不行,就是那不行。车主办也办不成,退也退不了。只好求助经纪人,交足了亏心钱,上了“油”,各个关节才“转转”,获得“恩准”通过。自然也达到了一些人预想的目的。  

     公安部在2003年曾推出了“30项便民利民措施”,其中(二十一条)规定:“申请办理车辆转籍,部分登记事项不够规范的,由转入地车管所负责更正,不得退档;需要核对有关情况的,由两地车管所内部协调。”但这个车辆处置若罔闻、我行我素,照样退档。而车主“求助”交易中心或某些中介之后,只要交了“打点费”,档也就可以不退了,不行也行了。这个问题,调查者掌握大量的证据,因涉及公安机关内部和一些民警的个人问题,不便于公开披露。  

  由此证明,群众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存在的问题 亟待立即纠正 。 这些问题是:车辆处要按上级规定,下放权力,便民服务;交易市场垄断地位必须打破。有群众撰文尖锐地指出,市交警支队车辆处与汽车交易市场的问题,说到底是钱权利用问题,是服务理念问题,是执法为民还是执法为私的问题。置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设置了那么多障碍,执意让交易市场进行业务垄断,违背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助长了黑市交易,助长了腐败之风,很多问题渐显严重。市支队车辆处表面上看管理得很严格,包括交易双方本人不到场不行,身份证,企业代码证书不是原件不行等等,实际上只要花了钱(这些钱是不开收据和发票的),由市场内的人到公安窗口几乎没有不能办的。

  维权成果:

  维权网站经过多次深入实际,认真调查属实后,将上述情况以《警察怎能为企业打工——对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处 警务服务模式的思考》为题,在维权网站上发表,同时连同刻录的光碟发送新华社、辽宁日报、等媒体和某市公安局、省公安厅、国家公安部。 

  一文激起千重浪 ,警务改革谱新章。 调查报告发布后,立即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新华社、辽宁日报和辽宁电视台等多家媒体予以共同关注,多名记者深入实际调查,掌握了大量事实,整理了文字和图象资料,先后进行了多方位的重头报道,有力地推动了问题的解决,促进了警务服务模式的改革。

    某市公安局领导对此十分重视,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进行纠正。交警支队有关领导多次深入基层,广泛征求意见,认真做听群众呼声,诚恳接受批评,雷厉风行的进行整改,构筑便民、利民服务新机制。2004年3月,某市公安局作出决定,下放有关车辆管理权限,按规定应由县(市)交警大队所承办的车辆业务可就近在所在县(市)交警大队办理,大大的方便了群众。
车辆处警务服务工作出现了新气象,群众真正享受到“一站式”服务,可以不经中介机构,直接面见警察办理业务。警务改革后的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处办公大厅里处处充满了和谐的气氛。各个业务窗口忙碌地接待着群众,严格而亲切,紧张而有序。一个个满面春风的车主和经纪人,兴奋的传递着一个信息:过去往往需要两三个工作日才能办妥的手续,现在由于减少了中间环节,做到了群众与民警零距离交流,实行“平台式”办公,不仅在硬件上“拆墙除障”,更在软件的工作程序上注入“去繁就简”精神,很多业务当天就可以办好,大大地缩短了工作时限。程序更简便了,服务效率更高了,群众更满意了。

    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处的领导表示,他们还要继续解放思想,加强调研,大胆改革,还将构筑更新的服务体制和机制,下放权力,真正做到便民利民,为闪亮的服务性车管金字招牌,再增新的光彩。(陈默)





]]>

【阅读:6899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维权纪录专题·相关链接
·★《维权纪录》之十七:募捐济英雄 真情慰功臣 (05/08)
·★《维权纪录》之十六:仗义解危难 追责黑心医 (08/06)
·★《维权纪录》之十五:保卫“瓦房店” 民意得伸张 (04/11)
·★《维权纪录》之十四:糖果虽然小 维权大文章 (03/26)
·★《维权纪录》之十二:“奇瑞”自燃毁 维权赔新车 (03/23)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