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维权纪录 >> ★《维权纪录》之四:上书国务院 “清风”荡辽南         【阅读:2959次】【评论】【打印】【关闭

★《维权纪录》之四:上书国务院 “清风”荡辽南

发表日期:2006年/03月/16日 05:39:30 AM

【浏览次数:2960】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2003年春天,大连“北三市”(大连市所辖的位于该市北部的瓦房店市、普兰店市和庄河市之习惯称谓)涉车乱收费情况一度又有所抬头。由于过去自己依法为广大弱势群体维权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鼓舞了一些车主和驾驶员。因此他们找到我反映情况,提供证据,要求向上级投诉、尽快进行调查处理。
  
  利用工作之余的闲暇时间和双休日,我约好有关媒体的记者,到“北三市”公安交警、交通运输、工商管理等涉车部门,对所属的安全检测、综合性能检测和运输业户的证照审验等反映强烈的热点、焦点部门,去“暗访”调查。

  结果真是怵目惊心。本来几十元就可检好的一辆车,而对车主却杂七杂八的乱收费竟高达三千多元。有的在同一个屋顶下,却分设安全检测和综合性能检测两个功能基本接近的检测线。有时一辆车需同时两次检测,重复收费。国家早就明令取销的教育基金,这里却照收不误;各种搭车收费项目多如牛毛,群众的合法权益遭到严重侵犯。广大车主、驾驶员不堪重负,怨声载道,甚至影响了政府形象和党群关系。为了取得有关部门的重视和支持,我创建了以驾驶员和车主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维权网站,在网上进行涉车收费情况调查,策划了旨在清理涉车乱收费的“清风行动”。

  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整理了2万多字的资料,报告当地有关主管机关,同时向省减负办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做了书面反映。
  
  然而,材料发出后,石沉大海。当地有关部门不仅没有进行整改,反而找出种种理由推诿、掩饰。继续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的增加有车群众的负担。车主、驾驶员正酝酿大规模群体上访,形势严峻,一触即发。

  就在担心车主、驾驶员因强烈不满群体上访,而有可能酿成重大治安事件的时候,我接到了省政府减负办的电话。电话那一端,传来亲切而真挚的声音“你写的反映当地涉车乱收费的报告,我们已经收到了,经初步调查基本属实。国务院也很重视,专门下发了督办文件,我们准备立即去大连‘北三市’进行实地调查,请再充实一下有关证据……”
 
  这可是省政府来的电话啊,我们的报告终于引起重视了,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可是很快担心代替了兴奋:听说有关涉嫌乱收费部门已经接到通知应付检查,甚至召开紧急会议,群策群力的策划反击。当地一些涉车收费部门的领导都是一些有权有势、手眼通天的人物,会不会早做准备,掩盖真相,对付检查?这些问题存在已经多少年了,群众多次反映,上级多次调查。可为什么屡查屡犯,屡禁不止,以至于恶性循环?这次能行吗,如果反而变本加厉如何是好?再说,目前正至高温暑热,人家省政府调查组的领导会来吗?

  2003年6月最后一天,就在我们半是欢喜半是忧的矛盾心理状态下,省政府减负办王主任带领联合调查组,已经冒着高温暑热来到调查目的地,开始了对大连“北三市”涉车乱收费问题的实地调查。

  很快,各种消息纷纷沓来:

  “省联合调查组没有先到‘官府’听汇报,而是一入调查范围区域内就在路面上找车主、驾驶员进行调查取证,掌握第一手资料,这回可大有希望了!”

  “听说第一站就到普兰店市,我们向上级写的报告,情况基本被查实,马到成功!

  不过,也有坏消息:

  “省调查组在瓦房店市遭遇‘下马威’了,各有关单位根本不承认涉车乱收费的问题。人说,收费是事实,那是群众自愿交的。收费部门是学雷锋做好事,怕群众麻烦,为群众排忧解难而帮助收的……”

  竟然如此!担心终于变成现实,省联合调查组在瓦房店遇到了麻烦。紧接着,一个不好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省调查组要打道回府了。这个结果曾在预料中,面对利益驱动、习惯势力和地方保护主义的多重围困,出现这种结局太不奇怪了。出于礼貌,出于不甘,更出于对为民请命遭遇抵制有可能被反诬的担心,我决定去联合调查组驻地面见有关领导。

  那是一个极普通的酒店,去到那里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联合调查组的同志们正在集中开会,我只好在走廊徘徊等待。在服务员的口中,我得到了一个令我又心痛的消息,联合调查组带队的王贵文主任,重病手术后,尚未痊愈。是带着汤剂中药一边服药,一边坚持带病工作的。旅店条件不好,没有冰箱,服务人员只好用凉水浸泡药剂,降温保质……
夏天的夜,闷热而短暂。很快,晚上10点都过去了。联合调查组驻地的405室依然亮着灯光,有人里出外进,似乎没有散会的意思。

  会议正在进行中,我被发现并请进室内。辽宁省和大连市联合调查组的全体成员,以及瓦房店主管部门领导都在。听得出,他们正在研究联合调查组的去留问题。室内,茶淡烟浓,气氛沉重。阻力确实太大了,下午在市政府由主管副市长主持召开的会议上,各涉及被调查的单位都是科长、主管局长参加会议,不仅“异口同声”、“群情激愤”地否认乱收费,反而说我的调查报告没有一个字儿是真实的。在这种形势下,我是典型的以个体对群体,以弱势对强势。面对着政府官员们在政府大楼的庄严会议上所形成的“行政权力优势”、“地方区域优势”,联合调查组纵然有三头六臂,又能有什么办法?

  看来,工作难度大,带队领导身体又不好,这就更加重了我们的担心。想到王主任带病工作,不知怎么的,我突生了打退堂鼓思想。觉得倒有点对不住调查组的同志们,觉得低估了“收费部门同盟的抵挡势力”,让人家白跑了一趟……

  是啊,该来也来了,该查也查了。领导尽心了,同志辛苦了;不怨天不尤人,怨就怨不正之风势力太强,根子太深!在这种局势面前,怎么能指望省政府调查组去相信你这个“个体”和“弱势”?而另一面,人家是代表政府、代表组织啊!

  根据以往的惯例,省联合调查组无功而返,是顺理成章的事。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就是这么无奈!

  然而,就在大家都等着王贵文主任做最后关键性表态的时候,不料他却斩钉截铁的表示:根据掌握,大连“北三市”涉车乱收费情况是存在的,问题是严重的。不是某些责任部门和责任人承认不承认的问题,而是我们手里有多少证据的问题。正好赵明也在这里,请你再提供一些证据。我们再深入到实际中,努力地再查一查。如果最终拿不到根据,再谈撤回也不迟。我们决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打道回府,我们应该给群众一个交待,不能让群众失望……

  一个身材瘦弱单薄,而且带病坚持工作的老同志,做出这种决定是何等的“不识时务”,需要付出何等艰辛啊!我心里一阵激动。老同志啊!事实上,你就是不查,你也不会损失什么,甚至还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得到更多的好处。然而,你没有这样做。我代表北三市车主、驾驶员感谢你了!

  半夜才散会,我睡不着觉,连夜找驾驶员收集证据……,那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啊!

  第二天,7月2日一大早,刚到五时我就又赶到联合调查组驻地。不料,服务员说他们一行人一大早刚过4点钟就起床出门了。莫不是真的走人了?我又开始狐疑起来。来到市政府三楼会议室,原订上午继续的会议没有开。这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得知,省市联合调查组的同志一大早就起来兵分几路,根据我写的调查报告内容,逐一核查。在马路上、在车站里、在有关检测收费的第一线上,他们以车主的身份,到工商、交通部门的窗口逐一暗访,调查情况,搜集证据,掌握了大量确凿的第一手资料。直到中午,才又走进政府的会议室。

  就在某些领导仍然执迷不悟的还要自圆其说、文过饰非的时候,王主任出示了省市联合调查组调查的大量证据,逐一驳斥。据说,这位一向温和的老同志,这回却怒颜厉色,还拍了桌子……

  原想侥幸的人哑然了,不过挨了批的同志却诧然于这位老同志那来的这股精神、气魄!几年过去了,他的形象仍在当地的群众口碑中,高大而丰满。

  不久,大连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专门下发了文件,对清理涉车乱收费问题作了通报和部署。我代表群众利益所写报告和诉求得到了证实和伸张,维护了群众利益,维护了社会稳定。受到重视了群众的拥护,得到了各级政府和领导的肯定和支持,获得了很多荣誉。为此,2004年两赴中央电视台,作客演播厅,向全国人民汇报;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也先后做了报道。个人的能力和作用是微不足道的,而在这其中,浸透多少老同志的心血和努力啊!

  我常想,现在像这样的干部还有多少呢?快三年了,我时常惦记他,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

  我还想,自己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作为一位国家公务员,为群众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应邀作客中央电视台做节目,向全国人民汇报的,并且荣登2005年《中国人物年鉴》的,获此殊荣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他和他的同事们!

  他和他的同事们的社会责任感、工作精神、爱民情怀,让我感动如今,甚至感激、感悟终生!

  如今,2003年春天发源的“清风行动”依然在广大驾驶员和车主的心中荡漾,人民群众将永远铭记着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
]]>

【阅读:2959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维权纪录专题·相关链接
·★《维权纪录》之十七:募捐济英雄 真情慰功臣 (05/08)
·★《维权纪录》之十六:仗义解危难 追责黑心医 (08/06)
·★《维权纪录》之十五:保卫“瓦房店” 民意得伸张 (04/11)
·★《维权纪录》之十四:糖果虽然小 维权大文章 (03/26)
·★《维权纪录》之十二:“奇瑞”自燃毁 维权赔新车 (03/23)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