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维权网  >> 个案大观 >> 记者难忍屈辱勒死野性女友         【阅读:2276次】【评论】【打印】【关闭

记者难忍屈辱勒死野性女友

发表日期:2006年/02月/05日 05:26:50 PM

【浏览次数:2277】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2006年02月05日    民主与法制时报

  一位电视台记者,“五一”长假携女友外出旅游时,双双失踪。一年后这个记者涉嫌盗窃被警方抓获,可是他的女友仍然无踪无影。在警方凌厉的心理攻势下,他承认女友一年前已被他杀害。这个小有名气的记者,为什么要杀害女友,并走上盗窃之路?1月初,随着此案的起诉,一起令人唏嘘的爱情悲剧浮出水面……

  盗窃牵出案中案,一年前的无名女尸案浮出水面

  2005年6月18日,杭州市某广告公司失窃了二台摄像机和一台数码相机,价值13万元。公司在进行内部调查时,发现才到公司上班两天的杨军不见了踪影。杨军有重大嫌疑!警方很快发现杨军在苏州出现。6月20日,警方将潜逃至苏州的杨军抓获。经查,杨军28岁,贵州省福泉市人。

  7月27日,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杨军。警方执行逮捕时,按规定将一份逮捕通知书发到福泉市杨军户口所在地派出所,由他们转送给杨军的父母。派出所民警一看通知,不由吃了一惊,因为杨军已经失踪一年多了。

  那是2004年5月中旬,杨军的父母和一个叫袁丽的女孩的家人相继来到派出所报案称,杨军和袁丽4月底一起去广西桂林、北海等地旅游,后便一起失踪了。

  失踪一年多的杨军出现了,那和他一起出去的袁丽呢?福泉警方于是向西湖警方发去传真,介绍了这起失踪案。

  西湖警方分析认为,杨军的背后一定另有隐情,再次提审杨军,“杨军,你还有一件事没交代!”“没有了,我就偷了这么一次。”杨军愣了一下回答说。“去年跟你一起出来的袁丽去哪里了?”审讯民警加重语气说。杨军顿时脸色一变,他急忙回答,“她没有跟我出来,没有。”

  福泉警方已证实袁丽与杨军外出,现在杨军矢口否认,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的行为。西湖警方经多方侦查,获知杨军2004年4月底从福泉来到桂林,呆了两天后不是去原定的北海,而是去了南昌,接着在外四处游荡。袁丽极有可能是在桂林被害,于是向桂林警方发去传真核实。

  8月11日,桂林灵川县警方接到了来自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发来的一份传真,咨询2004年4月底是否发现一具女尸。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文荣昌一看,不由心头一震。一年前的无名女尸案有线索了?

  2004年4月30日,灵川县确实发现了一女尸,那是这天早上,在桂林火车站附近的八里街一家旅店的403号房发现的。

  经警方勘查,该女子被勒脖子窒息而死,嘴角还残留血迹。搜查房间,床头柜上有一只装有女性衣物和男性衣物的行李,还有一些化妆品,但没有找到任何证件。旅店老板说住进来的是一男一女,可是男的什么时候走的他也不清楚。

  由于一直无法确认女尸的身份和男子的去向,一个多月后,警方只好将此案列为悬案。

  灵川警方迅速发传真证实,接着派人速赶杭州。听到杨军被抓的袁丽父母也赶到了杭州,通过验查女尸遗照,最终核实死者就是袁丽。西湖警方再次提审杨军,“杨军,需要我们给你叙述一下你杀害袁丽的过程吗?”西湖警方亮出现场照片。杨军沉默了。

  名记者爱上“野女孩”,小城的爱情浪漫而苦涩

  现年28岁的杨军出生于贵州福泉市一个工人家庭,家境的普通让他出人头地的渴望更加强烈,他学习刻苦,争强好胜。师范大学毕业后分到一所乡镇中学任教。

  几年后,杨军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福泉市广播电视局,成为电视台的一名记者,杨军的才华得到了充分的展露。此后,他被借调到市政府担任秘书。跟在市领导身边东奔西跑,杨军踌躇满志。

  200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杨军和同学一道去舞厅跳舞。在舞厅,同学拉了一名女孩过来做他的舞伴,“她叫袁丽。”暗红色的灯光下,惊艳袁丽让杨军紧张得心怦怦直跳,跳舞的时候更是踩不着调,总是踩到袁丽的脚。

  从此杨军与袁丽频频来往起来,很快坠入爱河。

  这在小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其实在福泉,袁丽也是个“小名人”,她十分漂亮,但没文化,无业,爱与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形象不好;而杨军有才华、能干,担任市领导的秘书,有着大好前途,两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啊。就连杨军的父母也多次劝他不要去惹“这样的女孩”。

  可是杨军像着了魔一般,谁的话也听不进,与袁丽在一起,他得到了一种无拘无束的快乐,一种颠覆人性的快乐。袁丽是那种野性十足的女孩,她的身上散发着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所没有的魅力,让杨军沉迷。

  有一天,杨军跟市领导下乡,半夜才回来,却不见袁丽的人影,杨军突然变得怒不可遏。因为在下乡的车上,市领导劝他说:“杨军,你的女朋友太出格了,会影响到你的政治前途的,你好自为之。”市领导都对他不满了,杨军感到羞愧难当。这段时间,父母也对他“上门”的举动十分生气,表示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父亲患有严重的肝病,母亲也长期饱受类风湿的折磨,父母只他一根独苗,他感到十分对不起父母。

  杨军发狂地冲进一家家酒吧、舞厅、夜总会寻找,在一家舞厅找到了舞兴正浓的袁丽,拽起她就走,袁丽使劲挣扎,杨军甩了她一个耳光。这时一个男的挤进来,揪住他,狠狠给了一拳,“袁丽是你打的吗?”杨军认得这个男人,他叫刘一平,是个个体户,袁丽常跟他在一起。两“口子”吵架反遭“外人”打,杨军感到奇耻大辱。

  杨军开始反思他与袁丽的爱情,觉得他与袁丽发生的是一段错误的爱情。2003年春节过后,杨军正式与袁丽分手。

  随着时光的流逝,两人回到了各自的生活轨道。杨军有了新的女友何静,一个文静的女孩,他也看到袁丽总是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他是一名做矿产生意的老板。

  杨军以为他与袁丽渐渐地远去了。2004年1月的一天,何静杏眼怒睁地问他是否还和袁丽在一起。原来,袁丽打了个电话给她,向她倾诉了与杨军的故事,说他们十分相爱,并没有分手,希望何静不要“夺爱”。任由杨军怎么解释,何静就是不信,和他疏远了。

  此时,袁丽主动找到他,希望重归于好。一年来,她虽然交过几个朋友,但都觉得不如杨军,他们不是粗野无比,就是把她当玩物,还是杨军对她最专情,她决定回到杨军的身边,于是使出了离间计。这回杨军怎么骂她她也不生气,只是扑在杨军怀里撒娇。

  杨军与袁丽重归于好,再次让人们大跌眼镜,觉得他无药可救了。杨军也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他主动向单位提出,离开了市政府,仍回电视台当记者。

  2004年4月底,“五一”长假要到了,杨军与袁丽商量出去旅游。他心里想的是一来出去散散心,二来离开福泉,袁丽就能专心与他在一起了。袁丽高兴地答应了,商定结果是去桂林、北海玩。

  爱情已死,亲情成了唯一牵挂,逃亡路上“孝子”成大盗

  4月29日晚上,两人来到桂林火车站旁的旅社,登记时两人用了假名。安顿下来后,袁丽准备洗个澡,她整理换洗衣物的时候,看到了床头柜上杨军在找旅社时买的香蕉,她想叫杨军剥根香蕉给她吃,可是说出口的却是:“刘一平,帮我剥根香蕉。”杨军一愣,袁丽与别的男人在一起的一幕幕不由得浮现在他的脑际,平日受惯了袁丽气的杨军突然感觉他的承受力已到了极限,扬手给了袁丽一巴掌,并扼住她的脖子,“你这个坏女人,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站在床边的袁丽推开他的手,在床上躺下来,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杨军,说:“杨军,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敢动一动我,我叫你不得安生,刘一平会打死你,哼……”

  袁丽的话犹如火上浇油,越发让杨军狂暴,他解下皮带,指着袁丽说:“你再提刘一平,我勒死你!”袁丽却抢过他的皮带,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说:“有种你勒我,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也不会叫一声,就你这熊样……”

  如果不治她一下,真的是一点面子也没有了。这样想着的杨军扑上去拉皮带,其实他也不是真勒,他只想着吓她一下,只要她尖叫一声“算了”或说“我错了”,他也就趁势下台阶了。然而袁丽就是不开口,眼睛闭着任由他拉皮带。杨军从她脸上的表情里读到了对他的蔑视,两年来所有的委屈与耻辱顿时翻江倒海般地涌上心头,他疯狂了,将越拉越紧的皮带用力一收,只见袁丽挣扎了一下,不动了,嘴角流出了泡沫和血迹……

  看到了血,杨军慌慌张张地冲下楼,正遇上店老板和几个人在一楼打牌,他怕店老板看出疑点,便说了个吃宵夜的借口。

  他叫了辆摩的,直接将他搭到桂林南站,正好有一列从南宁开往南昌的火车进站。

  到了南昌下车后,他将那条可怕的皮带扔掉了,接着转去上海,在那里打了几个月的工。他的心无法安定下来,睡觉总是做噩梦,他越发相信袁丽是死了。他很想打电话回去探听一下,可又怕警方正在调查此案,一打电话就暴露了。

  心神不定的杨军不久又转去了浙江杭州。有一天走在杭州街头,路过文新路派出所,内心悔恨与痛楚交织的杨军差点走进派出所自首,然而心里存着对父母深深的愧疚,他最终没有走进去。逃亡在外头,杨军才深切地感受到亲情的珍贵和温暧。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和父母见上一面。

  2004年10月1日,他终于克制不住打电话回家。父母听到他的声音,惊讶和激动得哽咽难言。对父母的疑问,他编了个谎言说,不想在福泉呆下去了,所以偷偷外出打工,说他现在在杭州一家公司干得很好。对袁丽的下落,他解释说早不跟她来往了,不知她的情况。得知袁丽至今失踪后,他对父母千叮嘱万叮嘱,“你们不要跟人说我在杭州,也不要告诉别人我打电话回家。”

  思儿心切的二老连夜乘车赶往杭州实地察看,老人松了一口气,可是父母的现状却让杨军深感内疚和不安,父母明显的苍老了,身体更差了,杨军知道,这与他的不孝有极大的关系。

  这次与父母团聚,促使他下决心一定要好好报答父母,把父母的病治好。可是他作为一个打工仔,挣到的钱十分有限,他为此产生了新的苦恼。去年6月16日,他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担任策划。他发现办公室有两台贵重的摄像机和一台价格不菲的数码相机,不由起了偷窃的念头,如果偷走卖掉,应该能卖得几万元。6月18日晚,他借口加班,等人都走完了,他将上述器材盗走,逃到上海卖了3万元,接着逃往苏州。他想躲过一阵子,将钱寄回家。没想到20日警方将他抓获。

  9月1日,杨军被广西灵川警方带到定江镇八里街指认杀人现场。当走上旅社的四楼,站在他和女友袁丽一年前住过一晚的房间门口,杨军禁不住伏在门框上号啕大哭起来,一年前的那一幕懊悔与痛苦、思念与惋惜、绝望与自责交织着在他心头回漩……

  2006年1月,杨军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提起公诉。 作者:万清(文中除杨军外其他为化名)



]]>

【阅读:2276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个案大观专题·相关链接
·是谁在操控和践踏法律? (09/27)
·记者难忍屈辱勒死野性女友 (02/05)
·★命案六年今昭雪,苦命的儿啊!老父我手捧判决书告慰你…… (02/07)
·★特别关注:命案六年方审结,个中悬疑令人思 (02/02)
·男孩拿了口香糖指认“妈妈” 超市拦住“妈妈”询问起纷争 (01/27)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